News

美国买房风险要翻倍了 国人买房还贷怎么办?

据说,在这次人民币贬值之前,就有人发现,很多银行柜台前,排着一队队大妈要求购汇5万美元。 为啥是5万美元?因为在中国,要买外汇,个人年购汇额度为5万美元,不管你是港币、英镑、欧元、日元……都是以等值的5万美元为限额。 为啥要换?还用说吗,在我们看涨人民币的时候,据说这些“神准”的大妈中间,已经开始宣称美元要升值。 “投资要赶早”这句话,被大妈们诠释地可谓淋漓尽致,现在如果你想买外汇,就没那么容易了。 坊间流传,本月起个人购汇限制或将加强。在海外买房风险加大! 先来看看目前的购汇状况~ 国家数据显示,我国外汇储备已经连续四个月下降,至8月份又下降了939亿美元,至3.56万亿美元。 “由于中国经济增速下降,美国经济逐渐复苏,取消QE和加息的预期都较浓,引导了此次大量外汇流出的情况。”这是专家的看法。 “我国外汇储备变动是多重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随着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不断完善以及人民币国际化的推进,未来外汇储备有所增减也是正常的。”这是官方的回应。 但无论哪种言论都显示出,此次外汇储备下降具备持续性,人民币币值也或进一步下降。 随之,9日开始,江湖广泛传言称,外汇局下发各分局通知,对个人购汇分拆交易提高警惕,必要时拒绝购汇申请。根据外管局的规定,5个以上不同个人,同日、隔日或连续多日分别购汇后,购汇总金额超过等值20万美元,并将外汇汇给境外同一个人或机构;个人在7日内从同一外汇储蓄账户5次以上提取接近等值1万美元外币现钞;同一个人将其外汇储蓄账户内存款划转至5个以上直系亲属等情况界定为个人分拆结售汇行为。 “个人分拆结售汇行为”会被怎样? 首先是禁止,国家设定范围外的手段,你就不要去用了。在具体审批上,央行也会加强监管,比如要求各银行加强外汇业务监管,严控外汇流出;比如境外汇款现钞超过1万美元的通通都需要报告到央行… 如果触犯规定,当然还会被处罚。不仅对个人,甚至还会将个人本外币兑换特许业务试点机构纳入管辖范围。 限制个人购汇,是国家为避免游资化整为零流出国内的风险。但对于有个人出境游、留学等正常用途不会有太大限制和影响。 不过,如果要在境外买房的话,这种大资产的物件,5万美元不够啊,那怎么办? 据说,以前有一种“偏方”是,办一本中国护照,然后“凑份子”——一个人只能购汇5万美元,但找13个亲戚朋友帮忙,就能一共购汇到69万美元,分别存入我的账户,一套美国的房钱也就凑够了。 但如果上述传言是真的,那这种方式,也行不通了,因为当事人很可能被拉进“关注名单”,禁止外汇交易及汇款。 海外置业风险增加 1、由于人民币购汇的限制,大笔资金流出国内很容易受到中美两国有关部门的注意。如果为规避购汇额度限制通过非法途径转移资金,不可预测的风险必然加大。…

蘆溝橋的第一槍

日本研究近代史的學人,對七七事變的「第一槍」,三年前早已默爾而息,萬馬齊瘖,再也不敢置一詞了。因為…… 圖/林崇漢 分享 1 1937年7月7日夜,中日軍隊在北平市的蘆溝橋發生衝突,雙方進行交涉調解,日軍揚言演習失蹤的那名士兵志村菊次郎,也已在二十分鐘以後歸隊。這時卻響起了震撼全世界的第一聲槍響,爆發了我國為時長達八年的抗日血戰,迄今已達七十八年。 在歷史的記載中,交戰國雙方的中國與日本當局,都將蘆溝橋事變定位為第二次世界大戰的開端。 蔣經國在〈建黨八十五周年紀念專文〉中,便指出「中國抗戰,是關係整個世界大戰成敗的一役」;更沉痛說,當時「我全國軍民浴血抗戰,悲壯慘烈,列強不但沒有正義的行動,而且還把戰略物資供應給侵略者;甚至還幫日本封鎖我們的國際通路,對苦難的中國落井下石」。 日本在1941年12月12日,也就是攻擊珍珠港後第四天,由「大本營與政府聯繫會議」為發動的太平洋戰爭定名,通過決議為「大東亞戰爭」;而由內閣情報局公開宣布「這次對米、英、蘭(荷蘭)戰爭,含中國事變,統稱為大東亞戰爭;雖稱大東亞戰爭,但並非意味著戰爭地域僅限於大東亞」。足見日本政府坦率表明,第二次世界大戰,自七七蘆溝橋事變開始。 西方記載兩次世界大戰,迥然有別,以一戰來說:「1914年6月28日上午十一點十五分,奧地利的斐迪南大公(Francis Ferdinand)及夫人,在奧匈帝國的波斯尼亞省(Bosnian)省會塞拉耶弗市(Sarajevo)遇刺身亡,引起第一次世界大戰。開槍的人,是波斯尼亞省的塞爾維亞人(Bosnian Serb)加夫里洛普林西佩(Gavrilo Princip)」,足見歐洲史界對第一次世界大戰發生的人事時地,敘述得清清楚楚;但是對第二次世界大戰的起源,卻略而不詳。 七十八年後,儘管是抗日戰爭勝利已到了七十周年,我們今天還有很多人要問:發動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普林西佩何在?說得更明確一點: 蘆溝橋事變,是誰開的第一槍? 2 西方雖然將蘆溝橋事變納入世界大戰(World Wars),但對中日雙方誰啟動戰端,卻不分青紅皂白,一筆帶過,稱「1937年7月7日,中國與日本的部隊,在接近北京(應為北平)的蘆溝橋(馬可波羅橋)相互開火」。可見西方史學家對亞洲不求甚解,重大地名都不正確。 美國寫《旭日東升》(The Rising Sun)的約翰杜蘭(John…

Events

美国买房风险要翻倍了 国人买房还贷怎么办?

据说,在这次人民币贬值之前,就有人发现,很多银行柜台前,排着一队队大妈要求购汇5万美元。 为啥是5万美元?因为在中国,要买外汇,个人年购汇额度为5万美元,不管你是港币、英镑、欧元、日元……都是以等值的5万美元为限额。 为啥要换?还用说吗,在我们看涨人民币的时候,据说这些“神准”的大妈中间,已经开始宣称美元要升值。 “投资要赶早”这句话,被大妈们诠释地可谓淋漓尽致,现在如果你想买外汇,就没那么容易了。 坊间流传,本月起个人购汇限制或将加强。在海外买房风险加大! 先来看看目前的购汇状况~ 国家数据显示,我国外汇储备已经连续四个月下降,至8月份又下降了939亿美元,至3.56万亿美元。 “由于中国经济增速下降,美国经济逐渐复苏,取消QE和加息的预期都较浓,引导了此次大量外汇流出的情况。”这是专家的看法。 “我国外汇储备变动是多重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随着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不断完善以及人民币国际化的推进,未来外汇储备有所增减也是正常的。”这是官方的回应。 但无论哪种言论都显示出,此次外汇储备下降具备持续性,人民币币值也或进一步下降。…

蘆溝橋的第一槍

日本研究近代史的學人,對七七事變的「第一槍」,三年前早已默爾而息,萬馬齊瘖,再也不敢置一詞了。因為…… 圖/林崇漢 分享 1 1937年7月7日夜,中日軍隊在北平市的蘆溝橋發生衝突,雙方進行交涉調解,日軍揚言演習失蹤的那名士兵志村菊次郎,也已在二十分鐘以後歸隊。這時卻響起了震撼全世界的第一聲槍響,爆發了我國為時長達八年的抗日血戰,迄今已達七十八年。 在歷史的記載中,交戰國雙方的中國與日本當局,都將蘆溝橋事變定位為第二次世界大戰的開端。 蔣經國在〈建黨八十五周年紀念專文〉中,便指出「中國抗戰,是關係整個世界大戰成敗的一役」;更沉痛說,當時「我全國軍民浴血抗戰,悲壯慘烈,列強不但沒有正義的行動,而且還把戰略物資供應給侵略者;甚至還幫日本封鎖我們的國際通路,對苦難的中國落井下石」。 日本在1941年12月12日,也就是攻擊珍珠港後第四天,由「大本營與政府聯繫會議」為發動的太平洋戰爭定名,通過決議為「大東亞戰爭」;而由內閣情報局公開宣布「這次對米、英、蘭(荷蘭)戰爭,含中國事變,統稱為大東亞戰爭;雖稱大東亞戰爭,但並非意味著戰爭地域僅限於大東亞」。足見日本政府坦率表明,第二次世界大戰,自七七蘆溝橋事變開始。 西方記載兩次世界大戰,迥然有別,以一戰來說:「1914年6月28日上午十一點十五分,奧地利的斐迪南大公(Francis Ferdinand)及夫人,在奧匈帝國的波斯尼亞省(Bosnian)省會塞拉耶弗市(Sarajevo)遇刺身亡,引起第一次世界大戰。開槍的人,是波斯尼亞省的塞爾維亞人(Bosnian…

1941年史達林《0428號訓令》

在蘇德戰爭初期,斯大林曾下達了一個秘密指令,就是著名的《縱火者訓令》(Fackelmänner-Befehl)。關於《縱火者訓令》是後人命名的,原名是1941年11月17日,蘇聯最高統帥部下達的《第0428號》訓令(Stawka-Befehl 0428)。   關於訓令藏在前蘇聯檔案館的原件早已被後來的蘇聯領導人銷毀了。訓令大至意思是要求內務部隊到德國佔領區穿著德國黨衛隊和德軍的服裝去摧毀和焚燒德佔區的居民點,殺死與德軍「通好」的居民,並留下幾個「證人」已證明德軍是因為蘇聯游擊隊的襲擊而採用的殘暴報負手段,以激起佔領區蘇聯(特別是烏克蘭和白俄羅斯)居民的反德情緒,有利於發動更多的人加入抗德的游擊隊。   另外與德軍對陣的前沿縱深40~60公里的居民點,蘇軍集中使用火炮和迫擊炮,使用偵察兵、滑雪兵和游擊隊,當然還有空軍去摧毀所有居民區!   以上的事件我得知后十分震驚,難怪德國許多老兵都不承認在戰爭初期的破壞行為~!更多得說是蘇聯人自己破壞造成的,目的是在於挑起佔領區的居民與德國佔領軍的仇恨!   當初有德國人說出這樣的事實后,多被駁斥,原因很簡單,德國在二戰幹了大量壞事,像以上這種事蘇聯不可能也沒條件去做,只有佔領軍才有條件去屠殺和破壞。…

今天盧溝橋七七事變紀念

老戰友工作室-ALTE KAMERADEN   紀念盧溝橋事變,免不了就要談到29軍,這支延續馮玉祥西北軍主體的國民革命軍,在歷史上享有太久的"打響抗戰第一槍"的名譽。在民族大義的立場下,歷史被隱去某些環節,做了適度的改寫,於是29軍在國人心目中,一直都是站在第一線勇敢抗日的角色。 今日時過境遷,歷史的時空縱深已經拉開,得以讓我們脫離感情因素,而能夠還原更多的事實真相,透過這些事實真相,我們才得到更多更深入的歷史啟示。 歷史上的29軍,在盧溝橋事變發生後,事實上並不如電影演得一般,一心熱血抗日。由於政府為了反制日本特務機關扶持的殷汝耕「冀東防共自治委員會」,於民國24年底成立冀察政務委員會,由宋哲元擔任委員長,身兼察哈爾和河北省的軍政大權,更有了兩省的獨立稅收,29軍一下擴充至10萬人,並有能力向外採購軍備,儼然成為在華北地區的實力人物。在這種情況下,29軍宋哲元集團,已得以與南京中央維持著半獨立的狀態,也成為日本特務機關拉攏與工作的主要對象。 從七七事變發生後,由第29軍與日人交涉的過程中發現,29軍的首腦們還盡力想在與日本人、南京中央的三角關係中,求得一個苟且生存的空間,以保存其既得之勢力範圍與利益。而日本政府儘管一開始即確立「不擴大」原則,但此決議未能對軍部起到約束作用,日本帝國陸軍持續向華北地區增兵,到7月28日日軍發動攻擊直前,日軍在平津共集中關東軍2個旅團、朝鮮軍1個師團,日本本土3個師團! 事變爆發後,反倒是南京中央的反應堅決迅速,立刻調派中央軍孫連仲與龐炳勳的部隊北上,以應最壞狀況之發生,這兩支部隊均為出身自馮玉祥西北軍系的中央軍,但為29軍軍長宋哲元所嚴拒,該兩部只得停留在保定和滄州,不再前進。7月17日的廬山宣言,已表明不惜發動全面抗戰的決心。 儘管有南京中央的明確支持,但29軍首領們仍企圖回復原狀,態度遊走在和戰之間,29軍與日軍交涉代表張自忠,甚至已經與日方訂定讓步協定。宋哲元對於南京中央的號令均未遵行,蔣委員長三度要求第29軍軍長宋哲元移駐保定指揮,宋置之不理,24日宋在呈給委員長的信函中,還要求委座暫時忍耐,並「將中央軍稍作後撤」云云.....。宋哲元仍在想和日軍達成某種妥協,化解事端。 是以,當日軍於28日對平津發動全面攻擊,29軍根本並未處在戰備狀態,受到了相當損害,部隊僅倉皇間做了零星抵抗,就全數撤出平津。這個時候,宋哲元才要求中央軍「星夜兼程北進」,然勢已崩壞。…

Latest News

美国买房风险要翻倍了 国人买房还贷怎么办?

据说,在这次人民币贬值之前,就有人发现,很多银行柜台前,排着一队队大妈要求购汇5万美元。 为啥是5万美元?因为在中国,要买外汇,个人年购汇额度为5万美元,不管你是港币、英镑、欧元、日元……都是以等值的5万美元为限额。 为啥要换?还用说吗,在我们看涨人民币的时候,据说这些“神准”的大妈中间,已经开始宣称美元要升值。 “投资要赶早”这句话,被大妈们诠释地可谓淋漓尽致,现在如果你想买外汇,就没那么容易了。 坊间流传,本月起个人购汇限制或将加强。在海外买房风险加大! 先来看看目前的购汇状况~ 国家数据显示,我国外汇储备已经连续四个月下降,至8月份又下降了939亿美元,至3.56万亿美元。 “由于中国经济增速下降,美国经济逐渐复苏,取消QE和加息的预期都较浓,引导了此次大量外汇流出的情况。”这是专家的看法。 “我国外汇储备变动是多重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随着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不断完善以及人民币国际化的推进,未来外汇储备有所增减也是正常的。”这是官方的回应。 但无论哪种言论都显示出,此次外汇储备下降具备持续性,人民币币值也或进一步下降。 随之,9日开始,江湖广泛传言称,外汇局下发各分局通知,对个人购汇分拆交易提高警惕,必要时拒绝购汇申请。根据外管局的规定,5个以上不同个人,同日、隔日或连续多日分别购汇后,购汇总金额超过等值20万美元,并将外汇汇给境外同一个人或机构;个人在7日内从同一外汇储蓄账户5次以上提取接近等值1万美元外币现钞;同一个人将其外汇储蓄账户内存款划转至5个以上直系亲属等情况界定为个人分拆结售汇行为。 “个人分拆结售汇行为”会被怎样? 首先是禁止,国家设定范围外的手段,你就不要去用了。在具体审批上,央行也会加强监管,比如要求各银行加强外汇业务监管,严控外汇流出;比如境外汇款现钞超过1万美元的通通都需要报告到央行… 如果触犯规定,当然还会被处罚。不仅对个人,甚至还会将个人本外币兑换特许业务试点机构纳入管辖范围。 限制个人购汇,是国家为避免游资化整为零流出国内的风险。但对于有个人出境游、留学等正常用途不会有太大限制和影响。 不过,如果要在境外买房的话,这种大资产的物件,5万美元不够啊,那怎么办? 据说,以前有一种“偏方”是,办一本中国护照,然后“凑份子”——一个人只能购汇5万美元,但找13个亲戚朋友帮忙,就能一共购汇到69万美元,分别存入我的账户,一套美国的房钱也就凑够了。 但如果上述传言是真的,那这种方式,也行不通了,因为当事人很可能被拉进“关注名单”,禁止外汇交易及汇款。 海外置业风险增加 1、由于人民币购汇的限制,大笔资金流出国内很容易受到中美两国有关部门的注意。如果为规避购汇额度限制通过非法途径转移资金,不可预测的风险必然加大。…

蘆溝橋的第一槍

日本研究近代史的學人,對七七事變的「第一槍」,三年前早已默爾而息,萬馬齊瘖,再也不敢置一詞了。因為…… 圖/林崇漢 分享 1 1937年7月7日夜,中日軍隊在北平市的蘆溝橋發生衝突,雙方進行交涉調解,日軍揚言演習失蹤的那名士兵志村菊次郎,也已在二十分鐘以後歸隊。這時卻響起了震撼全世界的第一聲槍響,爆發了我國為時長達八年的抗日血戰,迄今已達七十八年。 在歷史的記載中,交戰國雙方的中國與日本當局,都將蘆溝橋事變定位為第二次世界大戰的開端。 蔣經國在〈建黨八十五周年紀念專文〉中,便指出「中國抗戰,是關係整個世界大戰成敗的一役」;更沉痛說,當時「我全國軍民浴血抗戰,悲壯慘烈,列強不但沒有正義的行動,而且還把戰略物資供應給侵略者;甚至還幫日本封鎖我們的國際通路,對苦難的中國落井下石」。 日本在1941年12月12日,也就是攻擊珍珠港後第四天,由「大本營與政府聯繫會議」為發動的太平洋戰爭定名,通過決議為「大東亞戰爭」;而由內閣情報局公開宣布「這次對米、英、蘭(荷蘭)戰爭,含中國事變,統稱為大東亞戰爭;雖稱大東亞戰爭,但並非意味著戰爭地域僅限於大東亞」。足見日本政府坦率表明,第二次世界大戰,自七七蘆溝橋事變開始。 西方記載兩次世界大戰,迥然有別,以一戰來說:「1914年6月28日上午十一點十五分,奧地利的斐迪南大公(Francis Ferdinand)及夫人,在奧匈帝國的波斯尼亞省(Bosnian)省會塞拉耶弗市(Sarajevo)遇刺身亡,引起第一次世界大戰。開槍的人,是波斯尼亞省的塞爾維亞人(Bosnian Serb)加夫里洛普林西佩(Gavrilo Princip)」,足見歐洲史界對第一次世界大戰發生的人事時地,敘述得清清楚楚;但是對第二次世界大戰的起源,卻略而不詳。 七十八年後,儘管是抗日戰爭勝利已到了七十周年,我們今天還有很多人要問:發動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普林西佩何在?說得更明確一點: 蘆溝橋事變,是誰開的第一槍? 2 西方雖然將蘆溝橋事變納入世界大戰(World Wars),但對中日雙方誰啟動戰端,卻不分青紅皂白,一筆帶過,稱「1937年7月7日,中國與日本的部隊,在接近北京(應為北平)的蘆溝橋(馬可波羅橋)相互開火」。可見西方史學家對亞洲不求甚解,重大地名都不正確。 美國寫《旭日東升》(The Rising Sun)的約翰杜蘭(John…

1941年史達林《0428號訓令》

在蘇德戰爭初期,斯大林曾下達了一個秘密指令,就是著名的《縱火者訓令》(Fackelmänner-Befehl)。關於《縱火者訓令》是後人命名的,原名是1941年11月17日,蘇聯最高統帥部下達的《第0428號》訓令(Stawka-Befehl 0428)。   關於訓令藏在前蘇聯檔案館的原件早已被後來的蘇聯領導人銷毀了。訓令大至意思是要求內務部隊到德國佔領區穿著德國黨衛隊和德軍的服裝去摧毀和焚燒德佔區的居民點,殺死與德軍「通好」的居民,並留下幾個「證人」已證明德軍是因為蘇聯游擊隊的襲擊而採用的殘暴報負手段,以激起佔領區蘇聯(特別是烏克蘭和白俄羅斯)居民的反德情緒,有利於發動更多的人加入抗德的游擊隊。   另外與德軍對陣的前沿縱深40~60公里的居民點,蘇軍集中使用火炮和迫擊炮,使用偵察兵、滑雪兵和游擊隊,當然還有空軍去摧毀所有居民區!   以上的事件我得知后十分震驚,難怪德國許多老兵都不承認在戰爭初期的破壞行為~!更多得說是蘇聯人自己破壞造成的,目的是在於挑起佔領區的居民與德國佔領軍的仇恨!   當初有德國人說出這樣的事實后,多被駁斥,原因很簡單,德國在二戰幹了大量壞事,像以上這種事蘇聯不可能也沒條件去做,只有佔領軍才有條件去屠殺和破壞。   但事實是往往讓人無法相信的。1989年原蘇軍總政治部副主任、國防軍軍史研究所所長德米特利•安東諾維奇•沃爾科戈諾夫寫得一本回憶錄《斯大林,勝利與悲劇》中提到了這個被稱為《縱火者訓令》。內容關鍵之處是叫里亞申科大將對他講述的內容,里亞申科的部隊摧毀了好幾個村莊。當時這些村莊並未被德軍佔領。書中許多關鍵之處均加了省略號,很明顯作者想說不敢說。   1985年美國人Corsn和Cowley寫得一本《新克格勃》的書里披露了許多關於斯大林發布的〈縱火者訓令〉的內容,只有第202頁上寫到關於蘇聯內政部軍經常穿著德國黨衛軍的服裝去那些德軍未到達的地區,殘暴殺害、姦淫、搶劫,並總有意留下一些活口做見證人~~~當時並不受注目,因為冷戰的原因很容易被理解成污衊戰略對手!   1997年德國《東普魯士報》在一篇署名文章中提到了一樁重要的二戰疑案。就是《0428號訓令》,指明了訓令中的細節,訓令中命令德國佔領區的蘇聯武裝儘可能穿上德軍制服去絞死那些和德國人合作的蘇聯平民,並有意留下「活口」以證明是德軍幹得。該報的依據是:美國華盛頓國家檔案館有人發現了編號為「第429號檔案系列461卷宗」的〈縱火者訓令〉原件。是由美國陸軍總參謀部東方外軍處提供的。但是蘇聯的絕密檔案出現在美國,其可信難難免會打一些折扣。   為了澄清歷史事實,九十年代德國慕尼黑史實研究所決定立項調查,任命哈特曼和查魯斯基兩個歷史學家擔任負責人。可是也無法直接找到原件。但他們卻驗證了蘇聯敵後武裝曾有計劃地大規模收集和仿製德軍制服,以及在德佔區進行一些莫名其妙的燒殺!   他們當時很無奈,因為德國人說得沒人信,前蘇聯,俄羅斯人也不願說~後來他們在《史實》雜誌中撰稿,根據他們掌握的大量歷史證據,他們把訓令稱為「不有界碑的事實」。…

今天盧溝橋七七事變紀念

老戰友工作室-ALTE KAMERADEN   紀念盧溝橋事變,免不了就要談到29軍,這支延續馮玉祥西北軍主體的國民革命軍,在歷史上享有太久的"打響抗戰第一槍"的名譽。在民族大義的立場下,歷史被隱去某些環節,做了適度的改寫,於是29軍在國人心目中,一直都是站在第一線勇敢抗日的角色。 今日時過境遷,歷史的時空縱深已經拉開,得以讓我們脫離感情因素,而能夠還原更多的事實真相,透過這些事實真相,我們才得到更多更深入的歷史啟示。 歷史上的29軍,在盧溝橋事變發生後,事實上並不如電影演得一般,一心熱血抗日。由於政府為了反制日本特務機關扶持的殷汝耕「冀東防共自治委員會」,於民國24年底成立冀察政務委員會,由宋哲元擔任委員長,身兼察哈爾和河北省的軍政大權,更有了兩省的獨立稅收,29軍一下擴充至10萬人,並有能力向外採購軍備,儼然成為在華北地區的實力人物。在這種情況下,29軍宋哲元集團,已得以與南京中央維持著半獨立的狀態,也成為日本特務機關拉攏與工作的主要對象。 從七七事變發生後,由第29軍與日人交涉的過程中發現,29軍的首腦們還盡力想在與日本人、南京中央的三角關係中,求得一個苟且生存的空間,以保存其既得之勢力範圍與利益。而日本政府儘管一開始即確立「不擴大」原則,但此決議未能對軍部起到約束作用,日本帝國陸軍持續向華北地區增兵,到7月28日日軍發動攻擊直前,日軍在平津共集中關東軍2個旅團、朝鮮軍1個師團,日本本土3個師團! 事變爆發後,反倒是南京中央的反應堅決迅速,立刻調派中央軍孫連仲與龐炳勳的部隊北上,以應最壞狀況之發生,這兩支部隊均為出身自馮玉祥西北軍系的中央軍,但為29軍軍長宋哲元所嚴拒,該兩部只得停留在保定和滄州,不再前進。7月17日的廬山宣言,已表明不惜發動全面抗戰的決心。 儘管有南京中央的明確支持,但29軍首領們仍企圖回復原狀,態度遊走在和戰之間,29軍與日軍交涉代表張自忠,甚至已經與日方訂定讓步協定。宋哲元對於南京中央的號令均未遵行,蔣委員長三度要求第29軍軍長宋哲元移駐保定指揮,宋置之不理,24日宋在呈給委員長的信函中,還要求委座暫時忍耐,並「將中央軍稍作後撤」云云.....。宋哲元仍在想和日軍達成某種妥協,化解事端。 是以,當日軍於28日對平津發動全面攻擊,29軍根本並未處在戰備狀態,受到了相當損害,部隊僅倉皇間做了零星抵抗,就全數撤出平津。這個時候,宋哲元才要求中央軍「星夜兼程北進」,然勢已崩壞。 29軍殉國的兩位將領,副軍長佟麟閣與132師師長趙登禹,都是在混戰中陣亡的,因為並未發生有組織的防禦戰鬥;而趙登禹更是在撤離北平途中遇伏,在座車上被打死的,與我們一般認知的力戰殉國,有極大的差距。趙早年作戰勇敢,但升任師長時作風已腐化,據劉汝明說,趙登禹因作戰負傷,為止痛而染上鴉片,實則當時北方將領吸大煙者比比皆是,在北平的這幾年昇平的歲月中,趙早已不復當年勇。 寫出這段的用意,並不是在刻意貶抑七七抗戰時的第29軍,而只是要還原一個歷史原貌,七七事變爾後演變成全面抗戰的爆發,真正在全局上做總支撐的,是南京中央以及最高領袖的蔣介石,而在平津第一線與日本人周旋的第29軍,卻未從一開始即有堅決抗戰的決心。只有還原這一段歷史,將29軍當時七七事變以後的態度及其處置狀況真實呈現,我們才會發現,事實上從7月8日以後,一直到28日打起來這段時間,態度堅決備戰的,預作抗戰準備者,從頭到尾都是蔣介石的南京中央政府。如果還繼續給予29軍在七七事變中以前那種不實的光環,我們就會很容易將南京中央在七七事變中的作用遺忘掉,也更忽略了老蔣的一片苦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