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1年史達林《0428號訓令》

在蘇德戰爭初期,斯大林曾下達了一個秘密指令,就是著名的《縱火者訓令》(Fackelmänner-Befehl)。關於《縱火者訓令》是後人命名的,原名是1941年11月17日,蘇聯最高統帥部下達的《第0428號》訓令(Stawka-Befehl 0428)。

 

關於訓令藏在前蘇聯檔案館的原件早已被後來的蘇聯領導人銷毀了。訓令大至意思是要求內務部隊到德國佔領區穿著德國黨衛隊和德軍的服裝去摧毀和焚燒德佔區的居民點,殺死與德軍「通好」的居民,並留下幾個「證人」已證明德軍是因為蘇聯游擊隊的襲擊而採用的殘暴報負手段,以激起佔領區蘇聯(特別是烏克蘭和白俄羅斯)居民的反德情緒,有利於發動更多的人加入抗德的游擊隊。

 

另外與德軍對陣的前沿縱深40~60公里的居民點,蘇軍集中使用火炮和迫擊炮,使用偵察兵、滑雪兵和游擊隊,當然還有空軍去摧毀所有居民區!

 

以上的事件我得知后十分震驚,難怪德國許多老兵都不承認在戰爭初期的破壞行為~!更多得說是蘇聯人自己破壞造成的,目的是在於挑起佔領區的居民與德國佔領軍的仇恨!

 

當初有德國人說出這樣的事實后,多被駁斥,原因很簡單,德國在二戰幹了大量壞事,像以上這種事蘇聯不可能也沒條件去做,只有佔領軍才有條件去屠殺和破壞。

 

但事實是往往讓人無法相信的。1989年原蘇軍總政治部副主任、國防軍軍史研究所所長德米特利•安東諾維奇•沃爾科戈諾夫寫得一本回憶錄《斯大林,勝利與悲劇》中提到了這個被稱為《縱火者訓令》。內容關鍵之處是叫里亞申科大將對他講述的內容,里亞申科的部隊摧毀了好幾個村莊。當時這些村莊並未被德軍佔領。書中許多關鍵之處均加了省略號,很明顯作者想說不敢說。

 

1985年美國人Corsn和Cowley寫得一本《新克格勃》的書里披露了許多關於斯大林發布的〈縱火者訓令〉的內容,只有第202頁上寫到關於蘇聯內政部軍經常穿著德國黨衛軍的服裝去那些德軍未到達的地區,殘暴殺害、姦淫、搶劫,並總有意留下一些活口做見證人~~~當時並不受注目,因為冷戰的原因很容易被理解成污衊戰略對手!

 

1997年德國《東普魯士報》在一篇署名文章中提到了一樁重要的二戰疑案。就是《0428號訓令》,指明了訓令中的細節,訓令中命令德國佔領區的蘇聯武裝儘可能穿上德軍制服去絞死那些和德國人合作的蘇聯平民,並有意留下「活口」以證明是德軍幹得。該報的依據是:美國華盛頓國家檔案館有人發現了編號為「第429號檔案系列461卷宗」的〈縱火者訓令〉原件。是由美國陸軍總參謀部東方外軍處提供的。但是蘇聯的絕密檔案出現在美國,其可信難難免會打一些折扣。

 

為了澄清歷史事實,九十年代德國慕尼黑史實研究所決定立項調查,任命哈特曼和查魯斯基兩個歷史學家擔任負責人。可是也無法直接找到原件。但他們卻驗證了蘇聯敵後武裝曾有計劃地大規模收集和仿製德軍制服,以及在德佔區進行一些莫名其妙的燒殺!

 

他們當時很無奈,因為德國人說得沒人信,前蘇聯,俄羅斯人也不願說~後來他們在《史實》雜誌中撰稿,根據他們掌握的大量歷史證據,他們把訓令稱為「不有界碑的事實」。

 

世界許多人不斷在尋找關於0428號訓令原件的直接證據,但關鍵證據必須來自前蘇聯才算最有效可信。問題在於,像這份訓令這樣的絕密文件是很難作為檔案封存的。

 

前蘇聯國家檔案館的負責人皮霍亞在俄羅斯《星火》雜誌上曾撰文吐露:蘇聯曾實施過一個所謂「控制歷史」的計劃,對國家檔案館和黨務檔案館里的館藏進行定期清理。在六十年代到七十年代十年間,僅蘇聯的黨務檔案館銷毀檔案2500萬份。1991年蘇聯解體時,國家檔案館銷毀了200多萬檔案卷宗。

 

依此判斷,像《縱火者訓令》這樣的絕密檔案即使能夠保存到蘇聯解體,也必然在最後一刻徹底蒸發。

 

所以面對這樣的結論,幾乎所有想了解《縱火者訓令》謎底的人都失望了。

 

但是,奇迹出現了,令德國史學家和國際社會始料不及的是,《縱火者訓令》不僅還存在,而且居然由俄羅斯通過其聯邦安全局(FSB)將它公諸於世!

 

2000年2月12日德國《東普魯士報》刊出了0428號訓令的原件,一個被塵封了59年的歷史疑案終於被揭開了謎底。

 

下面就是原件全文:

 

 

斯大林第0428訓令

1941年11月17

 

最高統帥大本營命令:

 

1.對在主要戰線後方40到60公里縱深的德軍佔領區內的所有居民點要一律摧毀並焚燒,道路兩側的摧毀範圍定為20到30公里。在既定半徑內毀滅居民點的行動中須調用空軍,須大面積使用重炮和迫擊炮,同時要使用配備燃燒瓶的偵察、滑雪特遣隊和游擊武裝。狩獵特遣隊應主要穿上繳獲來的德國陸軍和黨衛軍的制服來實施這一毀滅計劃,以此來激發對法西斯佔領者的仇恨,並使得在法西斯後方徵召游擊隊員更為容易。必須注意,要留下能夠陳述「德軍暴行」的活口。

 

2.為達此目的,每個團要組成由20—30人構成的多個狩獵特遣隊,任務是爆炸和焚燒居民點。為實施這次毀滅居民點的行動,必須挑選勇敢的戰士。對那些在德軍戰線後方身著敵方制服、毀滅居民點的人建議勳章。在民眾中必須散布是德國人為報復游擊隊而燒毀了這些村莊和城鎮。

 

事實上許多德國軍官中的回憶錄中多次提到他們部隊在推進過程中不時看到大量居民區在燃燒,在他們身後佔領區,常常發生破壞活動,而這裏的居民在事後都十分敵視德軍。

 

關於未知所出的文件中,提到了關於斯大林得知戰爭開始后,那些被德軍迅速佔領地區的百姓竟夾道歡迎德軍,把德國人當成解放者。斯大林於是下令內務部執行一系列有關激化這些被占區居民與德軍的衝突的命令。〈0428號〉訓令出籠了,這就是被後人稱作的《縱火者訓令》。

 

有些事實很明擺,德國人戰爭初期進入蘇聯首先要解決的是猶太人,而許多白俄羅斯和烏克蘭人(包括波羅的海人)也死於大屠殺,不得不讓我們懷疑德國難道不想要個穩定的後方嗎?

 

事實上還在戰爭期間德國人就不斷指責蘇聯內務部隊不斷偽裝成德軍進行許多燒殺行為。當然全世界沒有人相信德國人的話,因為他們是侵略者。在自己佔領的地方出現的殺戮,按正常邏輯這只能是德國人殺人後陷害蘇軍的行為。二戰後許多當年德國兵不斷站出來公開否定一些屠殺並非德軍所為。(這也包括像卡廷)但他們同時也不否定德國人屠殺了許多蘇聯人。這點上德國人與日本人差別很大,日本右翼分子常常捕風捉影的找到某些所謂「證據」來否定南京大屠殺,美化侵略!

 

當年德國士兵不斷申斥自己的冤屈,同時也從不否定德國當年幹得壞事。他們常說:德國人在蘇聯犯下的罪行是事實,誰也否認不了,那麼蘇聯對自己人民犯下的罪行為何全扣上德國人身上?知道的人是有的,那就是蘇聯最高統帥部和德國軍隊,但一個是不願說,另一個說出來沒人信。最後的結果就是誰最後打敗了這筆帳就算到誰頭上。德國人總歸當定了黑彼特(德語:就如同中國的「冤大頭」)

 

時隔60多年的今天,這道訓令仍然散發著令人震驚的恐怖輻射力。無疑一定程度上成了否定蘇軍「威戰之師」、「人民之師」的猛料。

 

《縱火者訓令》引發了一場充滿血腥和傳奇性的大規模敵後行動,如果它的攻擊對象是殺進蘇聯家園的德軍,它會在戰後堂而皇之地載入「二戰」史冊和蘇軍戰史。然而,只要蘇聯存在一天,《縱火者訓令》就決不可能被全面曝光。

 

這個鮮明的反人類特徵不僅無法為有良知者所接受,就連它的炮製者都無顏把事實昭示於世人。如果不是俄羅斯為了表示和這塊土地上發生的罪惡徹底割斷聯繫,《縱火者訓令》將成為永世之謎。然而,即使是在這道訓令最終浮出了水面后的今天。大家都無法相信這一切!

 

文章來源:阿波羅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