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盧溝橋七七事變紀念

老戰友工作室-ALTE KAMERADEN

 

紀念盧溝橋事變,免不了就要談到29軍,這支延續馮玉祥西北軍主體的國民革命軍,在歷史上享有太久的”打響抗戰第一槍”的名譽。在民族大義的立場下,歷史被隱去某些環節,做了適度的改寫,於是29軍在國人心目中,一直都是站在第一線勇敢抗日的角色。

今日時過境遷,歷史的時空縱深已經拉開,得以讓我們脫離感情因素,而能夠還原更多的事實真相,透過這些事實真相,我們才得到更多更深入的歷史啟示。

歷史上的29軍,在盧溝橋事變發生後,事實上並不如電影演得一般,一心熱血抗日。由於政府為了反制日本特務機關扶持的殷汝耕「冀東防共自治委員會」,於民國24年底成立冀察政務委員會,由宋哲元擔任委員長,身兼察哈爾和河北省的軍政大權,更有了兩省的獨立稅收,29軍一下擴充至10萬人,並有能力向外採購軍備,儼然成為在華北地區的實力人物。在這種情況下,29軍宋哲元集團,已得以與南京中央維持著半獨立的狀態,也成為日本特務機關拉攏與工作的主要對象。

從七七事變發生後,由第29軍與日人交涉的過程中發現,29軍的首腦們還盡力想在與日本人、南京中央的三角關係中,求得一個苟且生存的空間,以保存其既得之勢力範圍與利益。而日本政府儘管一開始即確立「不擴大」原則,但此決議未能對軍部起到約束作用,日本帝國陸軍持續向華北地區增兵,到7月28日日軍發動攻擊直前,日軍在平津共集中關東軍2個旅團、朝鮮軍1個師團,日本本土3個師團!

事變爆發後,反倒是南京中央的反應堅決迅速,立刻調派中央軍孫連仲與龐炳勳的部隊北上,以應最壞狀況之發生,這兩支部隊均為出身自馮玉祥西北軍系的中央軍,但為29軍軍長宋哲元所嚴拒,該兩部只得停留在保定和滄州,不再前進。7月17日的廬山宣言,已表明不惜發動全面抗戰的決心。

儘管有南京中央的明確支持,但29軍首領們仍企圖回復原狀,態度遊走在和戰之間,29軍與日軍交涉代表張自忠,甚至已經與日方訂定讓步協定。宋哲元對於南京中央的號令均未遵行,蔣委員長三度要求第29軍軍長宋哲元移駐保定指揮,宋置之不理,24日宋在呈給委員長的信函中,還要求委座暫時忍耐,並「將中央軍稍作後撤」云云…..。宋哲元仍在想和日軍達成某種妥協,化解事端。

是以,當日軍於28日對平津發動全面攻擊,29軍根本並未處在戰備狀態,受到了相當損害,部隊僅倉皇間做了零星抵抗,就全數撤出平津。這個時候,宋哲元才要求中央軍「星夜兼程北進」,然勢已崩壞。

29軍殉國的兩位將領,副軍長佟麟閣與132師師長趙登禹,都是在混戰中陣亡的,因為並未發生有組織的防禦戰鬥;而趙登禹更是在撤離北平途中遇伏,在座車上被打死的,與我們一般認知的力戰殉國,有極大的差距。趙早年作戰勇敢,但升任師長時作風已腐化,據劉汝明說,趙登禹因作戰負傷,為止痛而染上鴉片,實則當時北方將領吸大煙者比比皆是,在北平的這幾年昇平的歲月中,趙早已不復當年勇。

寫出這段的用意,並不是在刻意貶抑七七抗戰時的第29軍,而只是要還原一個歷史原貌,七七事變爾後演變成全面抗戰的爆發,真正在全局上做總支撐的,是南京中央以及最高領袖的蔣介石,而在平津第一線與日本人周旋的第29軍,卻未從一開始即有堅決抗戰的決心。只有還原這一段歷史,將29軍當時七七事變以後的態度及其處置狀況真實呈現,我們才會發現,事實上從7月8日以後,一直到28日打起來這段時間,態度堅決備戰的,預作抗戰準備者,從頭到尾都是蔣介石的南京中央政府。如果還繼續給予29軍在七七事變中以前那種不實的光環,我們就會很容易將南京中央在七七事變中的作用遺忘掉,也更忽略了老蔣的一片苦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