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的流油——看宋帝国的繁荣!(图)

北宋税峰值达到一亿六千万贯。1两黄金=10两白银=10贯,所以,1贯=5克。现在1克黄金=43美元,按黄金折价,现在约值344亿美元。当时的税率约为1/15,农民不像现在有多如牛毛的负担。红朝以前,中国没有什么区分农业、非农户口的制度,没有人查暂住证,想做生意就可以进城,商业尤为发达,司马光曾说:“贩夫走卒皆着丝袜”——想象一下,那得富裕成啥样?

由于其他赋税不多,那么GDP差不多是344*15=5160亿美元。当时北宋的人口差不多一亿,人均GDP为5160美元。其实现在黄金的开采量有了极大的增长,所以,宋朝实际人均GDP应该比5160美元高得多!值得一提的是,宋朝的社会福利保障体系相当完善,这里提到的人均是真正的“均”,而不是红朝这种淫官“房爷”和身无立锥的“屁民”之间的“均”。

北宋中后期的一般年份也可达8000-9000万贯文(约值172亿美元),即使是失去了半壁江山的南宋,财政收入也高达10000万贯文(约值215亿美元)。

那么那庞大的财政收入究竟是从哪里来的呢?看一下下面一组数字就知道了。熙宁10年(1077)北宋税赋总收入共7070万贯,其中农业的两税2162万贯,占30%,工商税4911万贯,占70%。这个数字说明,构成国家财政收入主体的,已经不再是农业,而是工商业了,农业社会已经在开始向工业社会悄悄迈进了。宋朝获得庞大的财政收入并不是靠加重农民的负担,而是国民经济飞速发展,工商业极度繁荣的结果。

宋朝的第二,第三产业得到了极大的发展,人民生活水平达到了空前的高度。有西方学者说,当时一位欧洲君主的生活水平还比不上东京汴梁一个看城门的士兵。来自当时西方最繁华的城市——威尼斯的商人马可波罗,来到仅仅吸收了很少一点宋文明的元朝大都时,竟然感到眼花缭乱,宛如身处人间天堂。

如果说那些描述还不够具体的话,我们还可以看一下下面这些事实:

宋朝时世界上第一次出现了纸币和银行信用。

宋朝时四大发明的三项被发明或是开始得到广泛使用。其中,活字印刷术是宋代发明,雕版印刷术在宋代始大量应用(已知最早的印刷品是中晚唐的“金刚经”卷子);火药和火器在宋代开始大规模使用(第一次在战争中使用火药的记载是在晚唐);指南针在宋代开始大量装备远洋船舶。

宋朝出现了工匠传统和哲学传统合流的迹象(“梦溪笔谈”),在西方,这是近代科学大发展的先声。

宋朝拥有人类历史上最庞大的帆船舰队和商船队,频繁远航至阿拉伯,东非,印度,东南亚和东亚的日本与朝鲜。

宋朝十万户以上的城市由唐代的十余个增加到40个,汴京和临安继长安,洛阳和南京之后成为世界上第4,第5个超过百万人口的城市。

宋朝“汴都数百万户,尽仰石炭,无一家燃薪者”——煤成为主要燃料。

北宋庆历年间(1041-1048),每年商税收入达1975万贯,宋朝商税甚轻,住税3%,行税2%,如以平均2.5%计,则一年纳税商品额即达80000万贯,平均每人8贯以上。

南宋绍兴末年(1162),仅广州,泉州,两浙三个市舶司关税收入即达200万贯,宋朝仅对进口商品征收7%-10%的关税,也就是说每年仅从上面三个市舶司进口的纳税货物即达2000-3000万贯,这样估计南宋人均进出口额当在1贯以上,甚至可能达到2贯或更多。

(责任编辑:夏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