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華人教授会議主催第10回国際シンポジウム『中国の新シルクロード戦略と国際協力』

日本華人教授会議主催第10回国際シンポジウム『中国の新シルクロード戦略と国際協力』

開催趣旨

中国の対外開放戦略は「請進来」(「門戸開放」)から「走出去」(「打って出る」)へシフトしており、国内の経済開発と同様に、その重心が東部沿海から西部に移行しつつあります。今年度の国際シンポジウムは、これらの観点から中国新指導部が打ち出した「新シルクロード戦略」を国内と国際の両面から分析します。第一セッションは、「河西回廊(甘粛省)」での現地調査の結果を踏まえて西部開発の現状を多面的にアプローチし、第二セッションでは、エネルギーと環境問題を中心に、ユーラシア大陸における国際協力の新しい可能性を探ります。こうした分析を踏まえて今後の日中関係への含意を考えます。

651c13a8d948a4d243d60e034d47cac8

開催日時:2013年11月2日(土曜日)午後 13:00-16:45
開催場所:東京大学本郷キャンパス 山上会館

プログラム

開会式と来賓挨拶                    (13:00-13:30)
司会:王敏(法政大学教授)
開会挨拶:杜進(日本華人教授会議代表・拓殖大学教授)
来賓挨拶:韓志強(中華人民共和国駐日本国公使)

第1セッション:栄光が甦るシルクロード地域-甘粛省現地調査からの報告
(13:30-15:00)
司会:李春利(愛知大学教授)
発表者:杜進:「貧困削減と農村開発」
周建中:「自然・エネルギー環境と沙漠化対策」(東京成徳大学教授)
莫邦富:「観光産業の新展開」(作家)
討論者:熊達雲(山梨学院大学教授)
郝仁平(東洋大学教授)
休憩                          (15:00-15:20)

第2セッション:シルクロード経済帯の構築と国際協力   (15:20-16:30)
司会:李恩民(桜美林大学教授)
背景説明:杜進「中国の新シルクロード戦略:米、露、トルコとの比較」
発表者:周緯生「シルクロード経済ベルトの構築とエネルギー資源環境戦略」
(立命館大学政策科学部教授、立命館孔子学院名誉院長、
一般社団法人国際3E研究院院長)
討論者:西村六善(内閣官房参与)*

閉会式                         (16:30-16:45)
全体総括:凌星光(一般社団法人日中科学技術文化センター理事長)
閉会挨拶:趙軍(日本華人教授会議副代表・千葉商科大学教授)

*西村六善(にしむら・むつよし)氏
【略歴】 1940年北海道生まれ。1962年上智大学外国語学部イスパニア語学科中退。外務省で条約局協定課長、報道課長、官房総務課長を経て、在シカゴ総領事、欧亜局長、経済協力開発機構(OECD)駐在特命全権大使を歴任。2002年に特命全権大使(アフガニスタン支援調整担当、地球環境問題担当兼務)、03年メキシコ駐在特命全権大使、05年地球環境問題担当特命全権大使、06年気候変動担当政府代表兼地球環境問題担当特命全権大使を務めたのち、07年12月より内閣官房参与(地球温暖化問題担当)に任命される。

参加申し込み
日本華人教授会議 水本順子
Email: cjac@bz01.plala.or.jp
TEL/FAX: 03-3545-6272

台湾朋友谈论大陆汉字改革

台湾朋友谈论大陆汉字改革,语惊四座,: “汉字简化后,親不见,愛无心,產不生,厰空空,麵无麦,運无车,導无道,兒无首,飛单翼,有雲无雨,開関无门,鄉里无郎。可巧而又巧的是:魔仍是魔,鬼还是鬼,偷还是偷,骗还是骗,贪还是贪,毒还是毒,黑还是黑,赌还是赌,贼仍是贼!"太经典!

关于“上帝粒子”(Higgs boson)的一篇通讯

关于“上帝粒子”(Higgs boson)的一篇通讯

王令隽

一位朋友最近来信问及有关“上帝粒子(Higgs Boson)”的报道,我想也许不少读者对此会有兴趣,于是把它译成中文,作点补充,和网友分享。

“上帝粒子”不像许多人想像的那么神秘。基本粒子理论的“标准模型”的基本假定之一是理论必须对称。即是说,运动方程中的相互作用哈密尔顿函数和波函数都必须具有“对称性”。理论物理中的“对称性”的含义是,哈密尔顿函数和波函数都必须具有规范不变性。把“对称性”当作自然定律或原理完全是一种信仰,并不是实验所能证实的普适原理。最早讨论对称性原理的不是物理学家,而是一位德国女数学家诺特(A.E. Noether, 1882-1935)。她发现每一种对称性都对应于一个物理量守恒定律。这称之为诺特定理。但是诺特定理并没有说所有的物理量在坐标变换或规范变换下一定守恒,因而并不能推广至所有的力学系统以保证物理量的对称性。事实上,弱相互作用就不遵守宇称守恒定律。在经典物理里面,描述热力学第零定律的热传导方程和斯蒂芬-波尔兹曼定律都不具有协变对称性。

尽管如此,对称性假定还是作为理论物理的一种行会规矩传承下来。这里其实有一个苦衷:微观世界的相互作用的方程式谁都不知道,要靠理论家们去猜想。可是如果没有一些限制,则可能的哈密尔顿函数的选择几乎是无穷无尽的,这样就没法玩。加上对称性假定以后,可以选择的哈密尔顿函数形式就大大减少了。当然也并不能唯一确定,不过加上一些其他考虑,可以写出看来比较靠谱的哈密尔顿函数。(实在不成还可以修改。)

由温伯格和萨拉姆 提出的弱电统一“标准模型”中的哈密尔顿函数当然也具有规范协变性。他们因为这一工作获得了诺贝尔物理学奖。可是标准模型有一个基本问题,就是这一理论容不得质量。一旦加入质量,就破坏了对称性。可是一个没有质量的系统不可能是实际存在的系统。于是几个理论家,主要是希格斯 ,高尔德斯坦和温伯格,提出了一个“自发对称破坏(spontaneous symmetry breaking) ”的假定。根据这一假定,相互作用哈密尔顿函数和运动方程还是应该保持规范协变性,可是波函数可以不对称。由于波函数的基态是退化的(degenerate),人们可以从诸多退化的波函数中任意选择一个,并认定我们选择的这个波函数就是大自然中可以实现的波函数,而其他的基态波函数则可以随便扔掉。因为扔掉了基态波函数中的广大群众,只保留一个合格的分子,对称性也就破坏了。他们不说这种对称性的破坏是理论家们人为选择波函数造成的,而说这是波函数自己破坏的,叫做“自发对称破坏”,以示正统合法。在这一修正过程中,希格斯假设了一种“希格斯场”的存在,场粒子就叫“希格斯波色子”,又叫“上帝粒子”。其实它和上帝没有任何关系。之所以叫这个名字,完全是一种市场销售手段。有了希格斯波色子,标准模型中就有质量存身之所了。“自发对称破坏”现在成了规范场理论中的又一条行规。(实在很难称之为定律。)

所以可以说,没有希格斯波色子,标准模型中就没有质量。有的理论家说:“如果没有希格斯波色子,我们将不存在。” 我没有如此悲观。如果找不到希格斯波色子,我们仍将存在。不存在的,或存在不了太长时间的,应该是“标准模型”。

欧洲的大强子对撞机(LHC)大概花了五十亿美元。建造这一昂贵设备的最重要的理由就是寻找希格斯波色子,所以这位“上帝粒子”阁下必须找到,或者必须宣称找到了它存在的“证据”(EVIDENCE),以证明这笔钱花的值。

美国前些年曾经打算建造一个超高能对撞机(SSC),设计能量为40 TeV,相当于LHC能量(8 TeV)的五倍。(一个TeV为一万亿电子伏。)SSC于1993年下马。美国理论学界有些人感到惋惜。我觉得这是好事,标志着美国物理学界在开始觉醒。记得当年田纳西州也在竞争,希望把SSC造在田纳西州。一位老公民兴冲冲地来找我说:“王教授, 您认为SSC这个项目怎麽样?我们想为田纳西争取到这个项目。参议员戈尔大力支持此事。”(戈 尔后来为克林顿政府的副总统和當然的参议院议长。)我沉吟了一下,说:“这笔钱用于其他的物理研究更好。” 我的回答使他大失所望,也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之外。1987年筹划SSC的时候,预算44亿美元,可是到了1993年,预计要120 亿美元才能完工。经过激烈争论以后,克林顿总统终于签字下马。此时已经耗费了20 亿美元。

回到对称性问题,在此理论物理陷入了一个逻辑佯谬:物理定律必须是对称的,同时又必须是不对称的(自发对称破坏)。大自然到底是对称的还是不对称的?全能的主呀,您在创造世界的时候倒是拿定了主意没有?您创造的世界到底是对称的,还是不对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