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DP世界第二大国,人均GDP列世界排名95

日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公布的世界各国2010年GDP二组数据引起社会的关注,一组是以国际汇率计算的GDP总量,中国是5.75万亿美元,日本为5.39万亿美元。日本的经济增长率约为2.8%,中国在10%左右,中国超越日本列入世界第二大国;一组是以国际汇率计算的人均GDP,中国是4283美元,列世界排名95。日本42325美元,列世界排名17。

中国GDP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让国人兴奋。但17日,清华大学当代国际关系学院院长阎学通提出,人均GDP不等于国际地位、不等于国际影响力的大小、不等于民众生活水平、人均GDP800美元不等于小康社会。别迷信人均GDP。

那么,人均GDP是不是人均收入?人均GDP存在什么误导因素?《每日经济新闻》21日邀请了国家信息中心副研究员、博士后张茉楠给读者做了详实分析。

人均GDP不等于人均收入

NBD:长期以来,大家都把人均GDP认为是人均收入。人均GDP是不是人均收入?中国人均收入是多少?

张茉楠:我们需要真正厘清的是:“人均GDP”与“人均可支配收入”并不是同一概念。媒体经常说的人均GDP达到4400多美元,不是老百姓的人均实际收入,很多人把人均GDP误认为是人均收入,是误导。人均GDP是一种总量的概念,是把一国经济总量GDP平均分摊到每个人头上的数字。任何国家既不会将国家财富均分给每个人,也无法做到将国家财富均分给每个人。收入虽然包含在国民生产总值中,但显然是低于国民生产总值的。从GDP构成上看,我国工资占GDP的比重约占20%左右,而美国高达50%。按照国家统计局2010年的统计,我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才19000多元人民币,按美元计价是2900多美元,与4400美元的人均GDP相差近一半。人均GDP是国民财富创造能力体现,而人均收入是国民财富分配能力的体现。中国的人均收入与人均GDP还有一块相当大的差距。换句话说,中国GDP平均增长速度每年是10%左右,人均收入增速是10%吗?不是的。所以,“国富”并不等同于“民富”。

人均收入不能与GDP挂钩

NBD:人均收入到底能不能与GDP挂钩?

张茉楠:不能拿人均收入与GDP挂钩。科学地看,人均收入与GDP挂钩一国发展的历史和阶段性因素,一般情况下,一国在经济起飞阶段,更注重的是经济总量和经济发展的速度,但中国已经超过了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经济体量相当庞大,就不能再注重GDP,应该从GDP层面转向人均实际的可支配收入层面上来,也就是不能再拿GDP经济总量说事。按照2010年中国GDP总量39万亿美元计算,分摊到每人的收入中也排在世界人均排名的百名左右,况且,39万美元的总量分摊到每个人头上的数字并不代表每个人的实际收入,这还仅是经济指标。

事实上国际在关注一国经济增长指标的同时也在关注一国经济发展指标。联合国计划开发署发布的人类发展指数,其意义就是超越了单纯的经济数字。美国前总统肯尼迪曾经说过:“GDP可以衡量一切,但不包括使我们的生活有意义”。法国就表示要将幸福指数纳入GDP核算中。就连许多小国也非常关注国民的福祉,例如,不丹就提出了一个“国民幸福总值”的概念,来取代国内生产总值。不丹主要的研究中心还收集了大量数据指标来衡量国民幸福总值GNH,其中包括心理上的良好感觉、良好的社会管理、生态多样性和生活水准等等。这些都有更大的借鉴意义。“十二五”期间,随着我们的国家财富的快速积累,中国也将迈入由“生存型社会”向“发展型社会”转变的新阶段,不能仅关注经济增长的速度,更要关注经济增长的质量,特别是社会的可持续发展、自然生态平衡以及国民生活的幸福程度等等。

按GNP计算 中国人均收入更低

NBD:我们的GDP超越了日本,与之比较,在统计口径上是否还存在误差?

张茉楠:依据国际基金组织(IMF)统计口径,现在中国经济总量占全球经济总量从1978年的1.78%,提高到2009年的8.5%左右,2010年超过39万美元,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与美国14万亿美元的GDP相比,相当于其经济总量的40%左右。我们的经济总量尽管超越日本,但人均GDP才是日本队1/10,去年日本的人均GDP是4.2431万美元,中国人均GDP是接近4412美元,在全球排名百名左右。

还有一个统计口径问题,GDP与GNP之间的衡量关系。从实际财富看,日本的海外资产并未列入GDP,事实上自从本世纪初,日本就开始由“贸易立国”战略向“投资立国”战略转变。近5年日本每年海外证券利息收入在500亿美元以上,日本企业的资本利得及海外进账也极其巨大,海外资产创造了巨大的国民生产总值,而中国的海外投资刚刚起步,更能反映真实国力的国民生产总值(GNP)并不一定超越日本。

中产阶层日本占70% 中国占30%

NBD:你此前也说过,要看清GDP的构成,除了GNP层面外,还需要从经济结构、收入分配、外贸和制造业多个层面来看。那么结构上有什么差距?

张茉楠:中国与日本在经济结构层面存在相当大的差距。从经济构成看,在日本GDP中,个人消费占近六成,而中国的经济增长主要靠投资和出口拉动,投资依旧是中国经济增长最为直接的驱动方式。一直以来,与中国经济长期高速增长相伴的是高投资率,1978-2009年,投资对经济增长的平均贡献度达到38.42%。

NBD:中日两国在收入分配上差距多大?

张茉楠:从日本跃上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时候,日本人均收入已经达到了1万美元。现在中国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人均GDP只有4000多美元,人均实际收入是2900美元。这种差距对中国来说属于早熟型,国家经济增长过快,而老百姓的收入增幅还处在发展中国家刚刚起步阶段的水平。日本的中产阶层占到全社会人口的70%以上,而中国的中产阶层却停留30%左右,这30%的人口还主要集中在城市,中国城乡二元结构差距非常大。此外,贫富分配差距也很大。世界银行报告显示,美国是5%的人口掌握了60%的财富,而中国则是1%的家庭掌握了全国41.4%的财富。根据2009年的数据,日本的基尼系数是0.24,美国是0.40,印度是0.36,而我国已经达到了0.47,超过了国际公认的0.4的警戒线。

外贸与制造业都存在差距

NBD:外贸差距在那里?

张茉楠:从外贸层面看,中国与日本都是世界出口贸易大国,属于出口导向型经济体。但是,日本现在的出口是高附加值商品,在设计、产品研发和创新等层面,处于全球产业链的高端。近20年来,日本把高污染、高能耗的低端制造产业链都引进中国等国家。中国现在所积累的贸易顺差实际上很大一部分是跨国公司把工厂放在中国,出口额算在中国头上,而利润却被跨国公司拿走了,贸易顺差等于被误记到中国头上,中国“留下了顺差,却流出了财富”。所以,国家应该在贸易顺差统计口径上实施新的统计方法,剔除虚拟的泡沫成分,贸易顺差是有泡沫的。因此,总量指标不能代替结构性指标,很多时候是总量掩盖了结构性问题。

NBD:制造业的差距是什么?

张茉楠:中国在产品制造、研发和创新等领域还远远落后于日本。从制造业竞争力看,中国是制造大国依然不是制造强国。我国已经是一个世界性的工业生产大国,我国制造业的产出规模已占世界制造业产出总量的百分之六,但制造业研发投入仅占世界制造业研发投入的百分之零点三。整体上看,我国制造业生产技术水平和创新能力还较低,技术与知识密集型产业的国际竞争力还较弱,中国制造业仍处于世界制造业产业链的中下游,工业劳动率与国际先进水平差距还较大。

“十二五”要冷处理GDP

NBD:“十二五”时期,我们应如何调整GDP、人均收入和结构失衡之间的关系?

张茉楠:今后政府应该注重人均财富的分配,而不应该注重财富的总量。“十二五”期间,政府应该考虑如何把如此之大的经济总量还富于民。其中,加快财政收入的转移支付和加快国企收入向居民分配是重中之重。否则,未来30年的内需拉动就不会真正起来,中国经济转型和结构调整也会受相当大的制约。

GDP的创造是由三个主体构成:即国家、企业和个人。GDP财富也是由国家财富、企业财富和个人财富组成。而人均收入涵盖在人均GDP里。目前,世界银行按照人均GDP办法把世界各国共划分为四类:高收入国家和低收入国家,还是一种总量的概念。发达国家的国民更注重的是人均实际收入。美国和欧盟为什么把就业看成“头号大敌”?是因为就业一旦出现问题,收入得不到保障,整个社会就会出现动荡。

我想,中国不可掉入被西方国家“捧杀”的陷阱,我们要清醒的认识到,中国经济社会中仍有诸多失衡的因素,人均收入较低、资源匮乏、农业和贫困人口比重大、生产力水平较低、经济结构性问题突出、社会发展仍处于现代化中期、公共福利事业有待发展和完善、国际核心竞争力不强等等都决定了中国还将经历着巨大的成长考验。应该讲,中国的“富裕”只是与历史纵向相比的结果,中国的强大仍然局限于局部。实力渐强的中国需要更多地履行一个大国的国际义务,但是,履行义务不能超出中国的合理承受范围,更不能以损害中国的核心利益为前提,只有真真正正中国经济增长的质量提高了,老百姓感到切切实实的幸福,企业机体强健了,有更多的创新活力了,才更有意义。

 

中国人来了

胡展奋

“中国人来了!”的表述,如今居然有了“鬼子来了”般的影射,报载德国一家酒店如同海啸预报一样地向各国游客发出了“中国人警告”:请注意,中国人要来了!中国人要来了!“……请不要受到中国人吧嗒吧嗒地吃出声和打嗝声影响,因为这是中国吃文化的一部分……如果想静悄悄地吃早餐,请等中国人走了再来”。

话说得相当“阴险”。其实就是一句大白话:中国人太吵太闹,举止粗鄙,恕不欢迎。

于是国内很多人写文章反省,比较主流的说法是:“我国公民的表现,最核心的问题为两点,第一缺乏法律观念,第二缺乏诚信。”

这说法以前我都接受,但现在想想不对。国民固然法律观念差,诚信也糟,但“吧嗒吧嗒”吃饭,“我操我操”聊天,“哇啦哇啦”说话,却和“法律”并无半毛关系,法律并无明文禁止吃饭的“吧嗒吧嗒”和说话的“哇啦哇啦”。

事实上,“吧嗒吧嗒”及“哇啦哇啦”和“诚信”也无半毛钱关系,因为“吧嗒”与“哇啦”虽然令人厌恶,毕竟无涉欺诈或造假。

况且,西方人士的法律意识和诚信记录固然好于我们,但是类似“丹麦六光猪”在我高架上晒鸡撒尿的壮举,在国外的报道中也时常可见,似此又如何解释法律诚信与“晒鸡”之间的因果呢?

是的,国人在外的言行的确令人汗颜,在洛杉矶的“奥特莱斯”,我曾亲眼看见“酷趣”专卖店的店长接到电话后,气急败坏地通知全体店员:中国人来了!中国人来了!再重申一遍:每人限购两只!两只!

大巴转瞬就到,五颜六色的同胞果然蟹状地直奔店堂而来,每人双手大闸蟹似地抄了多只“酷趣”,为“限购”和店长打口水战……

再比如拍照。中国游客总是一路奋勇拍照、骑上雕像摆POSE,根本无视老外的白眼,也毫不顾及风俗宜忌。在吴哥窟“高棉的微笑”,一组POSE通常要拍上5~6分钟,10多人的团队,每人都要来上五六张才过瘾,西方游客只能一旁摇头,表情非常郁闷。

还有更恶心的。除了“吧嗒吧嗒”与“哇啦哇啦”,笔者在国外留意,无数同胞爱在严肃场合抠鼻、剔牙、挖耳、搓脚;酒吧餐厅,一旦有同胞打喷嚏,几乎没一个遮挡的,汤汁淋漓地任其四散劲射;候机候车,呵欠来了也旁若无人,当着公众的面就这么呆傻地把嘴巴恣意地撑大、再撑大,直至撑成一个极大的、能痛快展示牙积石的臭烘烘的大穹窿,根本罔视他人感受。

凡此种种,虽然不雅甚或粗鄙,但作为概念归属,硬往“法律”、“诚信”的层面靠,仍嫌牵强,事实上,举世瞩目的“国人丑态”之原因,一言蔽之,无非“礼仪”两字,何必汹汹然作宏大叙事呢。

“礼仪之邦”无礼仪,毛病出在1949年以后的粗鄙文化大推广、大流行,从农村到城市,一次次的运动都把传统的“温良恭俭让,礼义廉信耻”当做旧社会的“万恶之源”痛加鞭挞,饱和轰炸,于是“劳动光荣”了,劳动阶层的所有生活习惯也都跟着“光荣”了,这就成了一场价值观的大更替,一切旧时的绅士文化、礼仪雅俗、三坟五典、祖传丸散、九丘八索一律打倒在地,爰至“反右”,“先生、小姐、阁下、兄台”之类的称谓祈使一概禁用,到“文革”更是全国全民检索声讨哪怕沾一丝一毫“旧气息”的东西,记得很小时参加一次“革命化的婚礼”,那时一桌酒水25元已经不错了,但开吃前,必先集体朗读一段“语录”: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不能那样雅致……革命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暴烈的行动。

因为是“暴动”,所以婚宴期间根本不讲什么礼貌逊让,筷子像雨点,调羹像打劫,谁“孔夫子卵泡——文绉绉”,谁就“味道不对”,有人席间公然大叫:“这,就是造反派的脾气!”

这种环境长大的孩子,成群成群的,你说还有什么“温良恭俭让”可言。

彼时特别盛行“向组织靠拢”,群众评议最通不过的往往就是举止儒雅、谦逊礼让、清洁卫生、守时重诺而且为人低调者,曰“异己分子”、“颓废腐朽”,“一看就是坏人”,于是一场全国性的“自我改造”波澜壮阔地开始了,记忆中最典型的自污就是我爸,文质彬彬的他原先说话还端庄温文,擤鼻也用手绢,皮鞋每天锃亮,而且离猪头肉下水一类远远的,后来不知怎地一天天觉得自己“灵魂脏”,必须“向劳苦大众学习”才能自净,除了阶级立场,还得学习他们特有的生活习惯,于是很突然,他的喉咙就“哇啦哇啦”了,赤那赤那地大口吞吃猪头肉,喷嚏就直接对人喷了,鼻涕也直接用手甩了,说什么“劳动群众都这样!”

这不是明明污蔑“劳动群众”嘛,所以,虽然他至死都未能“入党”,人却废了,还很明显地把粗鄙恶习传给了我们。

“上有所好,下必甚焉”——我们班乃至整条马路的同学几乎都有相似的“被粗鄙”、“被陋习”的历史。很长一个时期,大家以说荤段子下流话为荣;以粗豪鄙俚为“襟怀坦白”;以罔顾他人,不守秩序为“率性旷达”……

润物细无声。我们这一代人再把粗鄙陋习当传统地传给我们的下一代——屈指算来也有“三代”了。

某日,我们忽然有点钱了,想出去走走了。于是,“中国人来了”。

事情其实就如此原汁原味——中国人,就是这样来的。他绝不“普世”,也不屑与别人去“共同”一个“价值”,但却带着所有的微生物,来了。

洪秀全的取财之道

 

小时在居委会里看学习材料,里面说李自成从西安进军北京时,打出“均田免粮”的口号,还说这口号如何如何体现了农民革命的高峰,当时便觉有些费解:李自成两路大军数十万,加上进军西北和留守关中、河南的人马则更多,既均了田,又免了粮,他这个“大顺永昌皇帝”和那么多众文武、众三军,难道喝西北风不成?

 

 

等年纪稍长,学会了上图书馆查书,发现打进北京城的李自成果然遇到财政危机,不但田没均,粮没免,而且因为开销太大收入不敷,只得捉了明朝官绅富户挨个逼饷,最终坏了自己大事。很显然,君子爱财,君比君子还爱财,均田还罢了,免粮云云,说说而已。

 

 

和李自成这个脑袋一热脱口而出、结果害人害己的“均田免粮”相比,洪秀全似乎就实际得多了:尽管过去的正统史书,曾把太平天国运动称之为“中国农民革命的最高峰”,但这个“最高峰”却既没有均田,也没有免粮,如今,江浙皖三省的许多博物馆里,还保存着相当多太平天国时期交粮纳税的各种票据、凭证。

 

 

不过洪秀全原本的确是既想均田、又想免粮的:1853年底刊刻出版的《天朝田亩制度》,规定将全国土地按禹贡旧制,自上上至下下分为九等,然后“按人口不论男妇”进行分配,分配时还需照顾到土地等级,力求做到肥瘦平均。“均田”之后呢?按照更早的“待百姓条例”所言,是千真万确“不要钱粮”。

 

 

分钱税也不用交,不过“凡当收成时”,各家各户的粮食“除每人所食接新谷外”,都要“归国库”,不仅粮食,“凡麦豆苎麻布帛鸡犬各物及银钱亦然”,每家除了够吃到下次收成的口粮,和“五母鸡二母彘”外,统统都要上缴国库。可不是么,家财都被搬运一空,该拿的全拿跑了,自然也无需交什么“钱粮”了。

 

 

“免粮”不过是“财产充公”的饰词,那么“均田”呢?是按照某些人所言,把土地平均分配给农民,实现地权平等了么?当然不是。《天朝田亩制度》写得比较含蓄,只笼统说“天下人人不受私,物物归上主”——什么东西都是“天父天兄”他们的,未经润色的“待百姓条例”便直截了当一语道破:“天下农民米谷商贾资本”都是“天父所有”,当时住在南京城郊的文人汪世铎更记录称,曾见到写有“田皆天王之田”的太平天国告示。

 

 

天父、天兄,是基督教体系内的上帝耶和华,和耶稣基督的太平天国称谓,这二位都是看不见摸不着的“天上角色”,说田地和财产属于这二位,本来并没有特别意义。可按洪秀全的解释,这二位在人间是有“直系继承人”的,其中一个,是洪秀全本人,他是天父次子、耶稣胞弟,受天父天兄委派“下凡作天下主”的,另一个则是洪秀全的儿子洪天贵福,他不仅是“天生真主”洪秀全的长子和继承人,更被直接过继给耶稣,是“双祧哥朕”的“超级继承人”,不但他,今后“代代幼主”都会享有同等地位,所以“归国库”也好,“归上主”也罢,实际上就是归洪秀全父子一家,因为国固是他父子之国,“天父天兄”又何尝不是他父子的“天父天兄”。

 

 

翻译成现代汉语,《天朝田亩制度》式的“均田免粮”就是“田是我们家的,粮也是我们家的,田可以先借给你们,但收成我们家得都拿走”,也就是说,洪秀全曾经以法律形式严肃规定,自己和自己的家人可以随意拿走国土上任何人的任何东西,因为那些东西、包括人,都是属于“天父天兄”的——当然也就是属于自己和自己儿子的,要不怎么常说“爷哥朕幼”呢?

 

 

问题是太平军定都后所占据的,偏是当时中国经济最富庶、最发达的三江两湖地区,当地人不论贫富,都已将“士农工商,各安其业”视作理所当然的事,而对于洪秀全这种“既要鸡蛋、也要蛋鸡”的“取财之术”,显然是极大的不买账,按照《贼情汇纂》的说法,就是“此令已无人理,究不能行”。

 

 

毕竟仗还在打,“真主灭妖,十去八九”之类的“宣传口径”说说无妨,有几个人真信就只有天知道了,别处不说,就说首都天京吧,离城几里的孝陵卫就有几万清军阴魂不散,城墙、望楼上的太平军官兵看得见“残妖”旗号,城内百姓听得见城外炮声,硬要推行“究不能行”的敛财大法,怕是嫌自己死不够快。

 

 

正因如此,在杨秀清、韦昌辉、石达开等人一再建议下,洪秀全最终在1853年底、1854年初同意“照旧交粮纳税”,即仍按照清朝征收赋税的老一套,为自己和自己的“天国”敛财。

 

 

从目前能看到的各方记载可知,太平天国的赋税架构和清朝类似,即由田赋和地丁银(人头税,但实际上已“摊丁入亩”,不按实际人口计算)组成,其中田赋前期不像清朝那样一年分上忙、下忙两次征收,而是只在冬季征收一次,征收方式则各地不一,有的收粮食,有的要折成银两或银元,也有的两样均可,而地丁银则只收银两或银元。

 

 

任何一个正常运转的国家,都需要足够的财力支持,通过征收赋税确保国家、军队和君主开支、用度,本是再正常不过的例行公事,原本无可厚非。问题在于,洪秀全的赋税,似乎轻得有些过分了。

 

 

前期安徽安庆、桐城等地记载显示,太平天国所征田赋轻于清方,而地丁银则和清方大抵相等;1856年江西分宜双林镇等地田赋“仅依旧额取十之五六”;后期江浙一带太平天国征收田赋、地丁银的资料、数据保存很多,除个别地区外,大多比清方要轻。

 

 

不仅如此,碰上灾荒饥馑,太平天国减税的手笔也比清方更大。

 

 

保留至今的洪秀全庚申十年(1860年)天历九月廿四日《谕苏省及所属郡县四民诏》,对刚刚被太平军占领、因受战祸拖累而遭损失的苏南农民表示体恤,下令将“应征钱漕正款”仔细计算后“酌减若干”;苏南金匮(今属无锡市)1861、1862年地丁银都减免10%;浙江海盐1861年地丁银减免30%,田赋减免40%;浙江海宁1862-1862年受灾地区田赋减免30-70%不等,个别地区甚至还有“尽免”的。

 

 

遇灾减免赋税,是历代惯例,但清方所减,通常只限于浮收、公费部分,太平天国连正漕、地丁银一起减,显然看上去要“大方”许多。不少历史学家也据此认定“农民政权有朴素的阶级感情”、“太平天国实行爱护人民的仁政”。

 

 

然而这种说法似乎根本经不起推敲:后期太平军人数非常多,以1863年为例,李秀成部号称百万,李世贤、杨辅清部各有一二十万,直属天京的人马也应有十万以上,即便按太平军“二千五做一万”的惯例,只按虚数的25%计算,也有几十万之众,加上恶性膨胀的各级官员、为数众多的家属,“吃公家饭”的人应在百万以上。

 

 

而太平天国所占地方虽然富庶,幅员却很狭小,后期全盛时,控制的不过安徽、江苏、浙江三省十几二十个郡,且控制区内还有清军军营、据点和地方割据势力,能征税的地方还要再打折扣。以如此狭小的地盘,豢养如此庞大的军队、政府机关和家属,却还要一而再、再而三大幅度减税,这样的一个政府,居然可以支撑多年、且最后还不是因破产而垮台,岂不是天下奇闻?

 

 

奥妙就在于不论前期、后期,洪秀全和他的太平天国,并未把正规赋税渠道当作最主要“取财”源泉。

 

 

《贼情汇纂》记载,前期太平天国解决财政的方式,包括“贡献”(路过某地时让当地富户主动或被迫送礼)、“打太平先锋”(让当地无赖破落户或贫儿带路,直接冲入富户家中打劫,如富户态度较好则改为征收“特捐”,并授予乡官称号,否则就洗劫一空)、“科派”(包括但不仅包括赋税),其中“科派”仅列第三;后期则采用所谓“分地制”,各王诸将分别占据一块大小不等的地盘,除上缴国库的正常赋税外,还责成地方官、乡官征收各种杂捐。史学前辈郦纯先生统计,江浙一带后期杂捐总数高达29种,总额相加有时甚至数倍于正规钱粮。

 

 

“分地制”的奥妙,在于让割据一方的将领自己养兵、养人,并自行解决“吃饭问题”。如前所述,田赋、地丁银等正规赋税,是要缴纳国库的,而杂捐却是诸侯们自收自用的,各地普遍重视杂捐,而对田赋、地丁银抱可有可无态度,也就不足为奇了。

 

 

因为军阀们“各用各的钱”,很多稀罕事就层出不穷。比如杂捐中有一项是“门牌税”,本来应是每家贴一张、收一次,但苏州城由后军主将陈坤书把守时贴了一张、收了了一次,几个月后陈坤书移防常州,换了宿卫天军主将谭绍光,便毫不客气再贴一张、重收一回;1860年原属天地会的花旗陈荣部从安徽进抵苏州,守城的陈坤书因为陈荣部“是没得过城池的游兵”,军需无法自理,竟闭门不纳,逼迫陈荣部去“敌占区”抢割五个月粮草上交,才允许进城;原属英王陈玉成部的大将堵王黄文金1863年移防湖州,城里的军需库却属于前任守将谭绍光,后者移防苏州时派哥哥谭应芝看守府库不许动用,黄文金明明军需捉襟见肘,却始终不敢动谭绍光的“存货”。

 

 

对于洪秀全而言,“分地制”在财政上最大的好处,就是把“养多少兵、花多少钱”的烦心事统统“下放”——你只要有本事弄钱弄粮食,爱养多少兵都行,否则就省省吧。这样一来,田赋、地丁银慷慨些自也问题不大,反正也花不了太多。

 

 

这并不是说洪秀全自己就不再需要钱,事实上,洪秀全又封王,又拜将,还要大兴土木,更要养活天京数以万计的冗官、冗员,花钱的地方同样很多。问题在于,洪秀全的主要财源,同样不是赋税体系,而是“贡献”。

 

 

前期镇江、芜湖、安庆等地都有向天京“贡献”的记载,所贡献的也不仅是钱粮,还有各种物资、珍宝;后期忠王李秀成攻下苏州,曾将“银洋、金珠、参茸燕窝、珊瑚玉笔”等物“源源解京”,受到洪秀全以儿子名义颁布诏书的嘉奖;李秀成要出京救援苏州,洪秀全要求“赞助”十万两军费,李秀成凑了八万多两仍不放行,不得不将家中女眷首饰等物一并抵数才勉强过关。

 

 

很显然,这些“贡献”对洪秀全的敛财大计而言,要远比赋税体系分量重得多,因此洪秀全不惜父子亲自上阵,或好言褒奖,或严辞催逼,非弄到手而后已。

 

 

除了大额的“贡献”,还有送礼。太平天国素有层层向上送礼的惯例,坐在权力塔尖的洪秀全本人,自然是收礼最多的。《贼情汇纂》说,太平天国收礼不拘多少,奇珍异宝固然笑纳,几个鸭肫也照收不误。1854年洪秀全四十二岁生日时,东王杨秀清曾遍下诰谕,要求“尔等为官为民”都要“多多采办宝物,先期十日贡献天朝”。

 

 

1862年洪秀全五十岁生日时,常熟等地也有征收“天王捐”、“报效米”的记录。除了洪秀全自己的生日,诸如生子、儿子满月之类也是索取“贡献”的好时机。就如1854年为例,这一年安徽文人储枝芙记载太平天国为“王三殿下下凡”征收过“贡献”,而同年“王四殿下”满月,杨秀清指示各地将领征收“贡献”的诰谕保存至今。

 

 

按“王三殿下”是洪秀全第三子洪天光,生于1854年春夏,“王四殿下”是其第四子洪天明,生于同年天历九月廿四日,按前述两例“贡献”类推,1854年洪秀全至少征收了5次“贡献”(王三殿下下凡即出世、王三殿下满月、王四殿下下凡、王四殿下满月、洪秀全生日),即便再无其它“喜事”,这“天国重重之瑞”也足以让洪秀全的小金库盆满钵满,令“为官为民”不胜负荷。

揭密8個漢字正體字的真意-简体字是怎样炼成的

1、“進”被简化为“进”,“進”字是让人“越走越佳”,简化字却把它改成了“进”字,让你越走越走到“井”里去了,井底之蛙自生自灭。

2、“廠”被简化为“厂”字,“廠”表示厂房里有东西,尚是向上、好的东西,右边代表人和物。而“厂”一切都空了。有个长辈从台湾到大陆投资,回台后,对晚辈提醒不要写简体字,尤其工厂绝不能写,大家都莫名其妙。他才说,你看那个厂“厂”字,上面一根大梁,底下仅仅靠着一根斜斜的柱子撑着,这种工厂,不论你盖得多高,它说倒就倒。

3、把车輪的“輪”改成“轮”,人字下面加上“匕首”,这不是残害人!所以中国大陆车祸比同样使用汉字的香港、台湾多得多,无法比。因为台湾、香港一直使用繁体“輪”,所以车祸就少的很。

4、把“愛”改成“爱”,使人们不再用心去爱了,所以人们互相之间勾心斗角,互相算计,互相伤害。

5、“義”字,上面是个羊,羊温驯又善良,羊肉美味滋补,这么吉祥美好的东西,正好用来祭祀天地神明当供品。简体的“义”,一个大叉叉,再加上斜斜的一点,叉叉已经不是好东西,再加上三画都是斜斜,这个简体的义,真是斜之又邪。所以现在讲的信义,没人当真。

6、“戀”,再看“恋”这个字,古代的戀字这两条绳子是用来拴住对方的心的。恋字中间这个“言”,甜言蜜语,才是恋爱的主角。古人要告诉我们,闲也好忙也好,恋爱要不断的谈,你侬我侬,情话绵绵,才能像二条绳子紧紧拴住对方的心,只有一条还怕拴不紧呢!简体字的恋是什么涵义呢?亦当“也”讲,亦心即也有心,是有三心二意的意思。所以现在中国人是多婚多恋,整天的五花六花,朝三暮四,包二奶的特多,离婚的也特多。

7、“親”字本来左亲右见,大家有亲情所以能相见相处,没了见,亲情不见了,六亲不认,骨肉分离,所以现代人都变得很麻木。

8、“産”字本来由产和生组成,即生生不息之意,现在没了生,无生,死路一条!

王老师总结的教育之33条

强烈建议有孩子的看看:

他带的一个55人的班,37人考进清华、北大,10人进入剑桥大学、耶鲁大学、牛津大学等世界名校并获全额奖学金,其他考入复旦、南开等大学。不仅如此,校足球冠军、校运动会总冠军、校网页设计大赛总冠军等6项文体冠军,都被这个班夺走;音乐才子、辩论高手、电脑奇才、跆拳道高手在这个班比比皆是。他也是一名相当成功的父亲,他的女儿也以优异成绩被北大录取。他就是全国优秀教师,人大附中数学老师王金战。

王老师总结的教育之33条:花约三分钟时间,愿每个父母认真阅读,仔细品味,一定会受益匪浅。。

1.影响孩子成绩的主要因素不是学校,而是家庭。

2.如果家庭教育出了问题,孩子在学校就可能会过的比较辛苦,孩子很可能会成为学校的“问题儿童”。

3.成绩好的孩子,妈妈通常是有计划而且动作利落的人。父亲越认真,越有条理,越有礼貌,孩子成绩就越好。

4.贫穷是重要的教育资源,但并非越贫穷越有利于孩子的成长。做父母的,需要为孩子提供基本的文化资料,不让孩子陷入人穷志短的自卑深渊。

5.富裕是另一种更高级的教育资源,西方人的经验是:“培育一个贵族需要三代人的努力。”“阶层是会遗传的。”但是,更高级的教育资源需要有更高级的教育技艺,如果没有更高级的教育技艺,富裕的家庭反而会给孩子的成长带来灾难。

6.不要做有知识没文化的家长。有些人有高学历,但不见得有文化。如果家长不懂得生活,不知道善待他人,甚至不懂得善待自己的孩子,无论他拥有多高的学术水平,他也是没有文化的人。

7.父母可以把孩子作为世界的中心,但是不要忘了父母也要过独立的生活。如果父母完全围绕孩子转而没有了自己的生活主题,这样的父母常常会以爱的名义干扰孩子的成长。有时侯,并不是孩子离不开父母,而是父母离不开孩子。

8.父母需要承担教育孩子的责任,不过,也不要因为教育孩子而完全取消了自己的休闲生活。“没有责任感伤害别人,太有责任感伤害自己。”(吴稼祥语)

9.如果孩子一哭闹父母就赶紧抱起孩子,那么,孩子就会利用父母的这个特点经常纠缠父母,提出更多的要求。所以,孩子哭闹,不要着急把孩子抱起来,父母最好让自己有事情做,让孩子看着自己动作麻利地做事。

10.夫妻关系影响孩子的性格。一个男人如果不尊重他的妻子,那么,他的儿子就学会了在学校不尊重他的女同学。一个女人如果不尊重她的丈夫,那么,她的女儿就学会了在学校瞧不起她的男同学。

11.教育就是培育人的精神长相。家长和教师的使命就是让孩子逐步对自己的精神长相负责任,去掉可能沾染的各种污秽,培育人身上的精神“种子”,让人可以呼吸高山空气,让人可以扬眉吐气。

12.有修养的父母是“伏尔泰主义者”,“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他们从孩子出生的那天就开始跟孩子讲道理,耐心的征求孩子的意见。不要指望打骂孩子就能让孩子学会服从。杀鸡给猴看的结果是:猴子也学会了杀鸡。

13.让孩子成为既有激情又有理智的人。“没有激情,任何伟业都不可能善始,没有理智,任何壮举都不能善终。”

14.让你的孩子成为有教养的人,有教养从守时,排队,在公共场合不大声说话,不轻易发怒开始。

15.做人要厚道。如果你的孩子比较厚道,请不要嘲笑他的软弱。喜欢占小便宜的人,往往吃大亏,因为他被别人厌恶。愿意吃小亏的人,将来会占大便宜,因为他被人喜欢。

16.身体的活力能够带来精神的活力。身体好的人,性格阳光。身体不好的人,做事犹犹豫豫,躲躲闪闪,说话吞吞吐吐。

17.不要以为孩子1到6岁只是长身体的年龄。如果父母让孩子1到6岁在祖父母或外祖父母那里度过,等到孩子6岁时父母再把孩子接回来上小学,那么,这个孩子在小学要么成为默默无语的沉默者,要么成为无法无天的捣乱者。

18.经常和孩子一起做三件事:一是和孩子一起进餐,二是邀请孩子一起修理玩具,家具或衣物,偶尔邀请孩子帮忙解决工作中的困难。三是给孩子讲故事并邀请孩子自己讲故事。

19.如果没有特别困难,父母最好每天赶回家和孩子一起进餐。家庭的共同价值观,就在全家人围着一张桌子吃饭的过程中建立起来。

20.给孩子讲故事并邀请孩子自己讲故事,让孩子从听故事开始建立阅读和写作习惯,让孩子尽早学会独立阅读,尽早养成终身阅读的习惯。“只要还在读书的人,就不会彻底堕落,彻底堕落的人是不读书的。”从来不给孩子讲故事的父母,是不负责任的父母。

21.孩子的成长有三个关键期:第一个在3岁前后,第二个在9岁前后,第三个在13岁前后。如果错过了成长的关键期,后患无穷。

22.不是“三十而立”,而是“三岁而立”。孩子三岁前后,就必须建立自食其力的勇气和习惯。凡是自己能够做的,必须自己做,凡是自己应该做的,当尽力去做。

23.如果你的孩子在13岁的时候喜欢弗罗斯特的诗句:“两条路在树林里分岔,我选择走人少的那一条”,这很正常,不要担心,他以后也许会选择人走的多的那一条。
25.父母给孩子讲道理是必要的,但给13岁前后的孩子讲道理时,要注意自己讲话的姿态,姿态比道理更重要。否则,孩子会厌恶,反抗。孩子会说:你讲的话都是对的,但你讲话的那个样子很令人讨厌。

26.心底秘密是人成长,成熟的标志。如果孩子有心事,他不想告诉你,那么,不要逼迫孩子把他的秘密说出来。

27.在孩子3岁前后,他的身边最好有一个无为的放任型父母。在孩子9岁前后,他的身边最好有一个积极的权威型父母。在孩子13岁前后,他的身边最好有个消极的民主型父母。有效的教育是先严后松,无效的教育是先松后严。

28.必须留意你的孩子的学习成绩,但也不必太在意他的名次。倒是需要警惕那些学习成绩总是第一名的孩子。有些孩子学习成绩好,性格也好,有些孩子学习成绩很好,但性格却自私,缺乏同情心,没有生活情趣。

29.必须让你的孩子学会与他人交往并愉快的接受小伙伴。“如果父母对自己的邻居不满,对孩子的小伙伴也十分挑剔,或者不让自己的孩子和他们交朋友,让孩子觉得好像自己跟别人很不一样,那么,这些孩子长大以后就很难与任何人自然地相处。

30.孩子的成长需要同伴,让孩子有自己的朋友,但不要有太杂乱的伙伴,在孩子没有形成成熟的理性和判断里之前,警惕孩子沾染同伴的坏习惯。

31.让你的孩子尽早建立健康的审美观。有出息的男性一定会喜欢健康的女性。不要让孩子的审美观陷入低级,病态。不要以为小的,有病的,就是好的。不要以为强大的,就都是坏的。不要以为小麻雀,小绵羊,小狗都是可爱的,也不要以为狮子,老虎,狼都是坏的。不要以为豺狼都是吃人的,豺狼只吃比他弱小的。

32.《麦田里的守望者》为世界贡献了一个词语:守望。教育不是管,也不是不管。在管与不管之间,有一个词语叫“守望“。

33.告诉你的孩子:认真听讲的孩子偶尔成绩好,认真自学的孩子永远成绩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