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咸平:高铁时代的恐慌

温州动车追尾是如此的让人痛心。近期高铁意外频发,是天灾,还是人祸?我们到底有没有必要搞高铁?之前我们说过了经济为何恐慌,通胀我们慌,房价我们慌,现在,铁道部引以为豪的高铁给我们制造了更大的恐慌。

对于这个问题,我们铁道部是这么说的,这位“铁老大”认为,包括以前的新闻发言人,包括现在的铁道部的领导,在接受记者提问的时候都会说,要解决春运难问题,我们就要加大运力,提高运速,而如果我们想把这个运输能力提上去的话,我们就必须搞高铁,也就是要更快地到。比如过去是50个小时到,现在5个小时到,这样不就解决问题了吗?但问题在于,我们铁道部的同志完全搞错了。增加运力是什么意思?是要增加火车发车的密度。比如说上海到南京的路线,原来是两种动车,一个是250公里每小时,一个是160公里每小时。注意,这两个数字非常重要,各位想想看,如果一条铁路,它的火车都是跑250公里每小时的话呢,它就可以一趟接一趟地跑,不需要等候。可是如果这个铁路一会儿是300公里的,一会儿是100公里的,如果再加上更慢的货车的话,那是不是就要排队等了?那这个密度肯定就稀松了。

就拿日本、德国的铁路来说吧,它们的速度不是最快的,德国高铁的水平大部分是我们动车的水平,基本达不到350公里每小时的,大概也就一两百公里吧。但是,它们运输的密度是我们高铁的30倍,而且非常稳定。因此现在的问题是什么?如果说德国高铁的密度是我们的30倍,那就说明我们还有往上走的空间。也就是说,我们真正的问题是管理的问题、软件的问题,而不是硬件的问题。而且我们目前绝对有能力让人人都能买到票,完全解决运输的问题。这些铁道部门的同志们完全不晓得什么叫做铁路经济学。铁路经济学要的是在保持一定速度的前提下,不是追求更快,而是讲究密。而在达到密之前,每一列火车跑的速度必须是一样的,这样才能一列接一列地跑,才能密,才能达到30倍的运力。当然,其实对于我们来讲,不要说30倍,只要增加3倍我们就能解决很多问题。

还有这个所谓的能达到350公里每小时的高铁,各位不要被这个宣传误导了,各位晓不晓得,整个从南京到上海,能跑到350公里时速的路段只有12公里,其他路段不是曲度太大,就是地质不稳,速度根本快不起来的,只能在100到250公里之间运行,所以它的速度和动车是一样的。从上海到无锡,一列高铁叫G7003,全程要1小时7分钟,但是D307只要58分钟,你看到没有,动车还比较快些,这样的话,你这个高铁还有什么意思呢?这不是资源的浪费吗?这种大量的浪费,谁来负责?而且,这也完全违背了我上面阐述的铁路经济学,因为你没有密度嘛。

所以说,我们的铁路部门根本就没有搞清楚我们提速的目的。我们提速的最终目的是什么?是为了提高运输效率。效率没有提高,你光是解决速度有什么用呢?对于我们铁路部门来说什么是效率,效率实际上就是把千百万人在春运的时候运回家。我们应该关切的是,让这列火车尽可能多地把人运回家,而不是让一部分人尽可能快地回家。更搞笑的是,在这种运力紧张的时候,我们又充分发挥了我们的创造力,搞了个超级豪华软卧,我们老百姓需要这个东西吗?还有一些人吹嘘说,这是我们的自主知识产权,是有市场的。我发现啊,我们自我感觉实在不是一般的良好。

请各位想一想,现在我们国家不是把大量资源投放在解决铁路运力的密度上,就是我刚才讲的,不是增加绿皮火车的运力,而是把大量资源投到一些毫不实际的高铁和动车上。

现在更可怕的是什么?我们产生了高铁崇拜,叫做高铁“大跃进”,这个高铁“大跃进”本身,真是太可怕了。我举个例子,在我们“十二五”规划当中,在2020年之前要兴建的高铁是画实线的,2020年之后呢,考虑要建高铁的,或重新规划的画虚线,但是我们现在发现,很多的虚线现在都变成了实线,比如说郑渝高铁、昌吉赣高铁,还有赣州到深圳的高铁等等,它们应该都是画虚线的,结果现在的计划是要在2013年通车!还有,新疆也规划了3000公里高铁,它竟然也需要高铁!我对此感到不可思议。还有从昆明到拉萨的高铁,昆明段也在兴建,各位,我们真正需要的是什么?是老百姓致富,是要让老百姓更富裕,这才是我们应该做的事,而不是用那么多钱和精力搞个高铁。

如果是为了老百姓致富的话,搞些绿皮车的建设完全够用了,搞高铁的话,可不是为了老百姓更富裕,而是为了旅游的人,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

我的建议是什么呢?取消动车,取消高铁。当然不是完全取消了,只是不要再大举兴建这些东西了,这些都是好看的好玩的,我们统统不要,我们希望铁道部门能够让绿皮火车增加密度,固定时速的密度,能够像日本、德国一样,增加几十倍的运力,这不但不需要多加钱,相反还可以降低成本,然后票价还可以下降,让老百姓真的能够又快又便宜地回家过年。

现在每年需要我们铁路输送的是2.3亿人,对不对?大概总收入是240亿,那你拿出120亿来,让老百姓票价减一半可不可以?学生票价可以减一半,农民工为什么不可以呢?你这个暴利为什么不能拿来回馈给我们老百姓呢?我们今天的要求是什么?是要求铁路拿出一半的收入,让老百姓票价减半,同时我们还要求,不要搞高铁“大跃进”,要回归过去的淳朴,要藏富于民。如何藏富呢?增加绿皮火车的密度。这是我们的建议。要知道,高铁规划就是两三万亿,而每年春运2.3亿人次,其收入才240亿,这就意味着投在高铁的这三万亿的资金,能让我们的春运免费100年。如果这样的话,我们还有必要搞高铁吗?现在有句口号,叫“高铁开启幸福时代”,那我的呼吁就是“绿皮车让民众回归幸福时代”。

各位知道让我们铁道部官员感到骄傲的是什么吗?是我们高铁的长度全世界排第一,我们高铁的速度全世界排第一。但是各位晓不晓得,我们这个高铁的成本为什么这么高?如果你问相关人士的话,他们基本都会说,不是我们收费高,而是成本高。为什么成本高?因为有技术转让费。

他们自己吹牛说我们掌握高铁的关键技术。各位知道这些人是如何定义掌握关键技术的吗?非常可笑的,他们认为,超过15%以上的技术是我们的,就算我们掌握了关键技术,虽然85%是向别人买来的,只要自己占15%,就算我们的自主知识产权。那各位晓不晓得,我们为此要交多少钱?我告诉你,每一列高铁列车,我们大概要交2.5亿元人民币,在这之外还有8000万欧元的技术转让费。这是什么?这是典型的“我们得面子,外资得实惠”。

像这种铁路“大跃进”的疯狂之后,铁道部不小心吐露了我们的负债比例,是56%。怎么得出来的?我们做了一个计算,全国铁路的年收入大概3778亿元人民币,盈亏刚好平衡,不赚钱。但是如果建高铁的话,至少需要2万亿,那么一年利息支出大概就是500亿,我请问,你还这个利息的钱从哪里来?即使我们把慢车和快车都停掉,全部“被”高铁,“被”动车,大概收入也只能增加5%,也就是200亿,这200亿还不够交500亿的利息支出,这还不算本金。那你这笔账是怎么算的?最后由谁来买单?说到底还不是慢慢转嫁到消费者身上?

这样做的结果是什么?就是大量资源转到政府手中,转到外资手中,我们老百姓呢,就更贫穷,消费能力更低,内需更拉不动。在经济学里面有一个词叫适当的发展模式,就是Properly。什么意思呢?就是说我们的基础建设千万不能超前,为什么?因为它占用了大量宝贵的社会资源,其实我们完全可以拿这个资源用来创新、创业,让企业创造利润,让老百姓更富裕,做到藏富于民。等到我们老百姓真正需要用到高速公路的时候,需要用到高铁的时候再建。因为这个东西非常贵,一下就几万亿,如果我们把整个社会资源都用到超前的高铁,超前的高速公路上的话,我们如何藏富于民?要知道,一旦花了就没有了,大量的资源流失之后,企业利润下降,老百姓消费下降,经济随之下滑。这叫什么?越建设,越发展,老百姓越贫穷。这是一种“失当”,而不是“适当”。

郎咸平:中国人退休后将难以养老 国家都可能破产

中国银行等机构最新发布的一项研究报告预测,到2013年,中国养老金的缺口将达到 18.3万亿元。全国老龄工作委员会办公室发布的中国人口老龄化发展趋势预测研究报告预测,2014年我国老年人口将达到2亿,2026年达到3 亿,2037年超过4亿,2051年达到最大值,之后将一直维持在3亿至4亿的规模。对于养老金问题,我在《我们的生活为什么这么无奈》一书中,专门作了 讨论。

  按照我们现在的养老金情况来看,我们一旦退休,很可能面临着悲惨的生活。为什么这么说?我们先以北京为例,看看北京居民的养老状况会是怎样的?目前北 京一个普通家庭一年的生活费是5万元,如果CPI涨幅为3%,20年后要保持像现在这种生活水平的话,一年就需要9万块。假设你离退休还有20年的时间, 退休后还要再活20年,那么你需要的养老费用是242万元。按照我们现在这种养老制度,如果你月薪是4000块,再假设你薪水的涨幅和通胀一样每年涨 3%。当然,我深深地表示怀疑,你的薪水能不能涨3%,但是假设能,好吧。那退休时你的养老保险金总共也只有37万元,但是你需要242万元,你连这个零 头都不够,怎么养老?太可怕了!

更可怕的是什么?我们看看清华大学养老金工作室提供的数据,说在2012—2017年,中国14~64岁的劳动人口开始下降,到2035年,65岁以上的 人口约为2.94亿。也就是说,我们现在是每十人中有一个老年人,但二三十年后,每十人中老年人的数量可能会达到四个,将出现不足两个纳税人供养一个养老 金领取者的局面。各位知道这对我们年轻的夫妇来说意味着什么吗?意味着每对夫妇要供养四个老人,你们怎么养得起啊?我都替你们担心,你们完全不知道你们未 来的日子有多难。

  而且,各位晓不晓得养老金也会破产的?2010年10月,法国爆发了近年来持续时间最长、规模最大的全国性罢工和抗议示威活动。事件的导火索 是法国总统萨科齐提出了退休金改革计划将退休年龄由60岁提高到62岁。法国政府称,由于人们的寿命越来越长,现有退休金制度不仅一直亏损,甚至可能在 2018年”破产”。实际上,有意改革养老制度的并非只有法国。在金融危机的冲击下,欧洲各国纷纷改革福利和养老制度,也因此引发了一系列罢工和抗议活 动。人口老龄化与养老制度改革正在成为全球性难点。作为社会生态学家的彼得·德鲁克在他的着作《养老金革命》中指出,美国养老金的运作机制也存在很大问 题。

  那现在中国的养老金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处境?很痛苦地告诉各位,我们的养老金存在的问题太多了,我就说几个比较严重的,第一是不公平,第二是 不负责,第三是不透明。接下来咱们一个个地谈,各位可以看看我们的危机究竟有多重。首先谈谈不公平的问题。为什么说不公平呢?

  第一,我们有个8%”就地没收”。什么意思?就是企业为员工缴纳工资20%的养老保险,但是对于跨省就业的农民工却只能转走其中的60%,这就相当于说8%的工资被”就地没收”了。这种事情只有我们国家才有,别的国家都没有的。

  第二,低收入者费率高。以北京为例,对于月收入低于1615元的,都按照1615元来计算你要缴纳的保险费。这不等于说要低收入的人多承担 吗?太搞笑了。各位晓不晓得其他国家是怎么做的?基本都是以个人所得税来补贴一半左右的缴费,也就是让富人多承担。这就是差距!

  更让人生气的是,同样是退休人员,公务员的养老金竟然比企业人员高出好几倍。按照全国人大代表、宁波市政协委员范谊给出的数据,宁波当地国企 老干部退休金基本不到2000块钱,但是行政副科级的干部竟然能拿到5000块,就连县机关的门卫退休以后每月也能领到4600块!所以,各位明白为什么 现在的大学生一窝蜂地去考公务员了吧。

  然后再说说它为什么不负责。各位能想象得到吗?目前我们竟然都没有一个全国统一的电子信息平台。如果你跨省转养老金的话,全部要手工操作。怎 么操作呢?我们看一下这个流程:先由新的单位或本人向新的工作所在地的社保机构提出转续的书面申请。按照规定,社保机构要在15个工作日内审核申请,发出 同意接收函。然后原社保机构要在接到接收函的15个工作日内办好各种手续。最后新工作所在地的社保机构收到从原社保机构转来的保险关系和资金后,15个工 作日内办结所有的相关手续。在这里我要提醒各位,这只是规定,而我们的这些机构向来是不怎么按规定办事的,所以,真实的情况是,在规定的时间内一般都办不 好的。

  而且,这整个流程走下来,各位是不是觉得特别烦琐?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吗?它是有目的的,它根本就没有把心思放到如何给老百姓提供好的服务上, 它的目的是什么?是想透过这么一套烦琐的程序,实现侵吞的事实。怎么侵吞的呢?我给各位看个数据,2007年深圳共有493.97万人参加了基本养老保 险,退保的人数高达83万人,而成功转保的人数只有9672人。也就是说,深圳每一万个参保的人当中就有1680人退保,而每一万个参保人当中成功转保的 只有19人,这个比例仅为退保人员的1%。这样问题就出来了,这些转保不成功的人,他们之前缴纳的保险金怎么办?我实在不忍心告诉各位,没了。当然,转保 不成的原因很多。但不管什么原因,只要转保不成功,你之前缴纳的养老保险金统统都不会还给你的。

  最后,我们再谈谈养老金的不透明。按规定,企业缴纳的20%养老金要纳入社会统筹账户。各位晓得这意味着什么吗?意味着我们再也见不到这个钱 了。钱去哪了?没有人告诉我们。各省各市没有任何资料披露,因为只有一个总的现金账。它怎么投资,我们也不知道,也没有回报率,干了什么我们也不知道。比 如说一个省今年账户上是100亿,明年呢,剩80亿了,钱去哪里了?不知道。这是什么?其实就是变相的税收。各位懂我的意思吧。就是说,这个税收也好,退 休金也好,全部纳入政府的统筹账户,它统一用,统一支取,因此钱基本都没了,对不对?最可气的是,我们连基本的知情权都没有,太可怜了。

  其实,在这方面香港做得已经算比较好的了。就拿香港的大学来说吧,养老金部分一般是由教授自己出5%的薪水,学校出15%。但是每个人都有一 个自己的账户。怎么做投资,你可以自己决定,然后这个机构帮你具体操作,每个月的投资盈亏你都会知道,因为每个月都有账单寄给你,账单会清楚地告诉你,你 的退休金还剩多少钱。这个事情在我们内地估计只有三个字:不可能。因为我们没有一个人有自己独立的账户,没有一个人知道自己的养老金目前还剩多少,也没有 一个人知道如何投资,什么都不知道。但是很有可能等到你去领退休金的时候,你就发现拿不到了,理解我的意思吧,就是空账户都很有可能的。

  最后,各位试想一下,我们内地的养老金未来会是什么样子?如果我们现在不解决这个养老金问题,那我们这么多退休的父母亲怎么办?所有的担子全 部都压在年轻人的身上!这个问题,你解决不了的话,一个国家都有可能破产。我们至今还没有经历过国家破产,但是,我们希望永远不要经历。为了避免国家破 产,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我建议我们现在最好对整个社保基金做一个天翻地覆的改革,我希望这个改革能够仿效美国、日本、新加坡,还有中国香港的做法,最起 码每个人要有一个独立的账户,而且这个钱是不可挪用的,然后让每个老百姓都知道自己存有多少钱。这是一切问题的开始,之后我们再慢慢规范,慢慢管理。也只 有这样做才能够像温总理讲的那样,让每个人活得更有尊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