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乱依然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了,福岛第一核电站的问题依然没有大的进展,由于家事的繁忙,我也很久没有更新有感信息。毕竟居住在离原发200多公里以外的我,并没有那么大的危机感。昨天和居住在千叶的朋友联系,才得知朋友依然在中国国内避难,因为怀孕,担心孩子受到核辐射,所以决定在中国出产,并一直待到福岛的核危机结束。

然而迟迟不能解决的问题是福岛核电站的污染水情况,3号机地下连络通道的积水深达2米。地震发生后的炉心状况模拟解析则表明1,2,3号机的核燃料大部分已经融化,沉积在压力容器的底部。如何降温,如取出,如何安全的处理都成为难题。一不小心就会触到危险的炸弹。

image

image

书斋,穿越千年的精神家园

李欣怡

一本本历史典籍书写着古旧的岁月,人们开始渐渐告别传统,于是一些图、一些事、一些感觉在人们心灵中的印迹越来越淡。当“读图时代”的电脑和网络一点点渗入国民的血液甚至侵入骨髓时,作为传统文化标志的书斋好像也渐行渐远,淡出我们现代人的精神视野,但是我们心里明白,传统文化本身就是一条不绝的血脉,看似被遗忘却又时刻被铭记。对传统文化的回归和尊崇一度成为一种时尚,审美情趣每每返璞归真,于鳞次栉比的的城市建筑中穿行时,人们究竟还是不能忘怀一份清雅,一份古朴,一份诗意。那些古书斋之灵韵,在深深浅浅的记忆里,或者莫可名状的意识中,苏醒成我们所追求的写意画,一卷一卷铺展开来。

Continue reading 书斋,穿越千年的精神家园

書齋–中国文人的精神家園

何为书斋

书斋,顾名思义,是读书的房间,同时也是藏书的地方,还是书写的地方。书画同源,中国古代书写绘画全用毛笔,写出来、画出来即是书法和绘画艺术。读书、藏书、书画是书斋的基本功能。后来,文物古玩的收藏和鉴赏常常在这里进行,诗词歌赋和书法绘画乃至篆刻的切磋和研讨也常常在这里进行。所以,书斋是以个人名义所建立,以主人和密友为主体,进行文化艺术活动的中心。书斋姓“文”,所以别名称作“文房”。

值得指出的是,中国古代的书斋和西方的书房除了布置和装饰上的地域和民族风格不同以外,在本质和功能上有很大的区别,中国传统的书斋是功能多样的文化综合体,而西方的书房则只相当于小小的私人图书馆,具有藏书和读书的功能。

Continue reading 書齋–中国文人的精神家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