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骏造假非唐骏之过

  唐骏造假非唐骏之过

  作者:王湛国

  唐骏学历造假,已然事实。然,仅学历一项是假的吗?非也。从书中看,绝
大部分的事实都是编造的,并非确有其事。

  那天在书店看到《我的成功可以复制》这本书,砖头那么厚,翻了十分钟,
看他那种写法,讲的加州理工学院 计算机博士、律师、同专业不挨边的诸项发
明以及年薪十亿等等神事,当即就断定以下几个事实:

  1, 这是由枪手炮制的伪劣品;
  2, 这是以“自传”为名,无限拔高、谎话连篇的“报告文学”;
  3, 这是由专业人士策划,专门为多卖书挣大钱的商品;
  4, 这是一件四方共赢的“大好事”:枪手拿到了不菲的稿酬;策划者拿
到了盈利;出版社拿到了利润;唐骏本人和他的公司得到了有效的宣传,没准还
为此支付了一定数额的宣传费。

  但同时我也断定了这样一个事实:数以万计的读者花钱买了一个“骗”,因
为这本书是以真人为名,无中生有、有一说十、胡编乱造、信口开河的虚构之作,
却相当畅销。

  读者有什么错,为什么要去骗他们?读者当然没有错,错在他们能够被骗住。

  为什么能够骗住他们?报告文学的威力使然。

  以下是著名的报告文学作品:

  1,《高玉宝》,作者是一个文盲,销售量达600万册;
  2,《为了六十一个阶级兄弟》《县委书记的好榜样焦裕禄》,新华社发的
通稿,作者为原新华社社长,编入到中学语文课本中;
  3,《地质之光》《哥德巴赫猜想》,编入中学语文课本中;
  4,《无极之路》,作者得“五个一工程奖”,主人公名扬四海。

  还有很多,不一一列举。

  所有这些报告文学中所讲述的事实都得到了最广泛的宣传,其中的主人公更
是家喻户晓。然,这些名作讲述的是事实吗?非也。人,真有其人;事却并非有
其事,而是作者合理想象的结果。

  这是一种泊自前苏联的“造神”文体,目的是在战争年代鼓舞群众的革命热
情,激励其革命斗志。它有效,且好用,因为群众是非常好忽悠的。从我党开办
报刊宣传,直到今天,它都是宣传工作的有效工具。

  《我的成功可以复制》的幕后策划者是谁?大名鼎鼎的财经作家吴晓波。吴
晓波是什么人?《经济日报》的记者。作为一个记者,报告文学这种报刊忽悠的
工具,它的方式、方法和效果,此君再熟悉不过了。

  书报刊以这种忽悠的讲述方式忽悠读者几十年了,唐骏只是操刀者手下的一
个商品而已,类似的多了去了。君不见书报刊树的那些先进人物、先进典型、学
习榜样、劳动模范,有几个能经得住拷问的?君不见前边“树”后边塌的人物遍
地皆是,岂是一个唐骏吗?

  唐骏没有错,错在我们的宣传领域一直盛行着“骗”人的文化。

  终于,我们上层建筑造的孽,让下面的老百姓们都学会了。如果从唐骏身上
还看不清楚,那就看看张悟本吧。

Facebook:关于性、金钱、天才和背叛

Facebook的奇迹世人有目共睹。国人被隔离在大墙之内,被迫成了睁眼瞎。

大陆终于许可出了一本关于Facebook的书,叫做【Facebook:关于性、金钱、天才和背叛】。是一本给Facebook抹黑的书。也就是说,这样的书才得以出版。看过大陆某报纸关于脸谱网站的报道,欧洲某男通过脸谱网站结识了数百美女,遍地开花。所有这些,就是为了蒙蔽国人:Facebook是个低俗网站,为了你们健康,必须封锁隔离在外。

记得小时候党教育我们,帝修反封锁我们。现在似乎帝修反不封锁我们了,党要把我们封锁起来。

本人文采不行,还是抄些某网站的书评吧。

——————————————————-

翻过墙,我们可以看到精彩的世界 2010-06-04 22:55:28

在中国百度一下可以知道,GOOGLE一下你知道的太多。太多的太多我们想知道去不能被知道,facebook就是这样。吸引人,诱惑人,这本书有很多我们想太多知道的东西,这次不用翻墙了,只要翻书。

谁是马克?(书托闪开) 2010-05-29 10:46:32

你看过吗?内容真的精彩?
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而且近似小说的写法,完全是一本小说。
朋友,你知道吗?这个F是作为成功的商业模式为大众追捧的,很多人都想弄清楚F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但这里没有有价值的内容,所展现的马克是个不讲信用,没有头脑,自私自利的家伙,也许这是真的?
当我想更多的人,也许只有我自己想了解F如何成就了今天,现在的发展如何,未来将走向何处?
这里有吗?弟弟,你说这里有吗?没有,没有任何有价值的商业内容。
这就是一本好书,很多人都打这么高的分?真相,事实,有人了解吗?
第一次购买,时间延期,放弃。
第二次购买,终于收到。今天收到,今天看完,今天简评。
如果说这本书是关于FACEBOOK的,我的确承认,因为这是关于马克和爱德华多如何创建了facebook的,但是它太老太老了,我们国内需要的是对facebook最新信息的了解,而这本太老太老了,最新的时间是2008年,而且是在尾声,他们的现状如何里面获得的最新时间,对此,请不要失望。
故事的主角好像是爱德华多,所有的感情而言都是在他的立场上进行的,这可能是作者没有采访到马克,而是采访爱德华多的结果,这仅仅是我的而一个猜想。
马克是谁?的确他是一位极客,拥有一定的技术技能,但其他方面他与我们身边的大学生一样,每一步的游走都是他人帮助的结果,包括最初的爱德华多,没有他,上线都成困难,当然爱德华多也得到了相应的股份,但是踢出公司,还是爱德华多难以接受和容忍的,所以马克做了件无情的事情,书里面叫做背叛。谁知道呢?
在书里隐约介绍了马克剽窃他人创意,因为在尾声里面,泰勒他们获得了6500万美元,谁知道这是真?是假?反正提供了这样的信息,马克抄袭。
很多国内的朋友,都想做一个超过facebook的网络,可现实会打击你。因为facebook出生在哪里?美国,美国是谁?很会玩儿的人们啊!他们会捧起来那些明星,这方面的能力世界第一,中国不可能。美国人呢,跟风更加强烈,中国比不上。在国外苹果的产品,那就一个牛啊,就目前而言,facebook也还是说,本科生认为最in的事情,facebook排名第二,仅次于苹果ipod,而国内呢?使用和喜爱苹果产品的还是那么一小撮人而已,同样facebook在中国牛不了。投资者,在美国这个地方可发达了,要不金融危机怎么出现在人家那里呢?很多牛人,猛者,但中国没有,谨小慎微,是人们在中国的投资政策。从这几方面而言,各位朋友降低期望,踏实去做,能做好的,但不可能达到200亿美元的价值,在短短6年之内啊!
此书不具备商业价值,看看电子版就权当可以了。

唐骏事件背后错位的价值观

唐骏事件背后错位的价值观

  作者:唐吉珂德

  由于打假斗士方舟子的揭露,“打工皇帝”唐骏迅速被推到了风口浪尖,而
从他拿出“西太平洋大学”博士学历证书的那一刻起,事件就迅速向“深水区”
挺近,各方的表态推进了事件的迅速升级,网上的曝料甚至已经波及到了各行各
业“精英”的近百位“西太平洋大学”校友。

  到了此刻,唐骏本人博士学位的真假比之于各方的反应,已经显得不那么重
要了。评点一番各方的反应,会看到此事件背后所潜藏的令人有些绝望的价值观。

  首先,很多网友在相关新闻评论中所表达的“学历与能力无关”、“英雄莫
问出处”的观点。这种观点其实不值一驳,对这种弱智的言论,只要指出“这里
置疑的是唐骏先生的学历,而不是能力”就可。但其背后体现出的、那种“成功
就是硬道理”的价值观,却有些让人不寒而栗。这种观念,不就是当今社会泛滥
的腐败、不诚信、造假、忽悠的源泉吗?林妙可小朋友的公然欺骗,而很多人为
之辩解,不也正是出于些种观念吗?而这种观点其持有者之众,也正好是当下社
会道德沦丧的最好注解。

  其次,相关利益人物的“现身说法”,如“中国世代投资集团董事局主席”
禹晋永在微博上声援唐骏,称美国西太平洋大学是正规民办大学。这位禹先生后
被网友指称为也是唐先生的校友,利益相关,必然发些评论,虽然指鹿为马,但
究竟还是符合日常认知与逻辑规律的。

  第三,就是所谓“第三方”观点,这才是最可怕的。请看第三方:中国法学
会银行法研究会理事兼副秘书长宋一欣的评论:“如果唐骏造假被证实属实,与
此前一些企业高管大规模减持遭证监会通报批评相比,仍算不上大问题,更多涉
及到道德层面。”(网易新闻:唐骏陷学历“造假门” 盛大上市招股书被疑矛
盾http://news.163.com/10/0707/14/6B0CFOU0000146BD.html)

  看他的言论,“唐骏造假”,“算不上大问题”,在这位秘书长眼中,唐骏
先生以盛大上市公司高官的身份,如果造假属实,那就是公然欺骗股民,如果这
还“算不上大问题”,请问宋大秘,什么才算是大问题?不客气的讲,宋大秘的
水平与很多普通网友相比都有很大的距离,很多网友都指出,这种欺骗行为是不
能容忍的,“诚信是一个人的道德底线,更何况是公司高管”。

  某些身居高位的“精英”有这样的认识,是令人绝望的。因为他们身份特殊,
我国的许多重要的法律、政策都是出自这些人之手,他们如果对股民,对公民不
负责任,造成的不良影响将是极其长远、极难克服、极为致命的。

  从网上披露的这些西太平洋大学的校友来看,其身份从普通职只到公司董事
长,从基层人员到高级官员,涉及行业遍及公检法司系统、商业上市公司、普通
公务人员、媒体从业人员,其深度,广度,高度都是令人吃惊的。而联想到这只
是一所野鸡大学,就牵出这么多人,国外的野鸡大学不计其数,而中国“假的真
文凭”,“真的假文凭”数量之多,不能不感到一丝丝绝望。

  也许,有人会以目前大环境不好来为之辩解,但在我看来,这种“不得已而
为之”的论调是很没有担当的。某些人一贯以“中国传统文化博大精深”自居,
但一遇到困难,却总是强调外部环境,如某些医生,总是为缺乏医德辩解,岂不
知,中国古哲孟子老先生曾说过,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遗的吗?

  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诚信能带来好处就讲诚信,诚信不能带来好处就
不讲诚信,这是一种“伪诚信”。中国传统文化教人要“顺应历史”,其实不过
是一种自私、胆小的骑墙式处式哲学,什么“方”、“圆”等中庸之道盛行于当
前,很多人教导年轻人要“顺利时代”,就是不要强行出头,现在不是腐败吗?
现在不是不讲真话吗?别人都这样,就你逞能?“你将来要后悔的”。类似这样
的观点充斥于市井庙堂之中,这种价值观念的盛行,使得讲真话的人受气,有危
难的人无援,兴正义的人受屈,抱不平的人入狱,种种种种,国人何时能警醒!

  其实,唐骏事件,与世界杯八分之一决定乌拉圭与加纳之战中苏亚雷斯的那
个手球一样,事件本身并没有什么,苏亚雷斯与唐骏先生(如果造假属实),都
将受到严惩,但这些事件中表现出来的国人从部分网友及某些精英身上“成功就
是硬道理”的实用主义的价值观,才是真正令人难以释怀的。

  针对唐骏事件,有一位网友这样评论“张悟本被揭露之前,也是很成功的”。
我从中也感到,这样深刻的认识,犀利的语言出自普通网友,证明了那句话所言
不虚“希望在民间”。

  “成功就是硬道理”的实用主义价值观,对当今中国造成的害处已经太大,
到了该清算的时候了!

(XYS20100707)

汉语拼音之父周有光:中国落后惊人 没有经济奇迹

“最近两大新闻,一个是富士康的新闻,一个是悟本堂,说明中国落后是惊人的,我们的现代化没法说”。

这话出自一位105岁的老人周有光之口。

周有光被称为“汉语拼音之父”,他主持编制的国际通用的“汉语拼音方案”泽被亿万人。但很少有人知道,周有光老人的前半生是一个经济学家。他在银行供职二十多年,和几个著名经济学家在上海主办刊物《经济周报》,还在复旦大学经济研究所和上海财经学院讲授经济学。

直到1955年,周有光才奉命改行从事语言文字研究。这让他逃脱了两年后的一场劫难。在1957年的反右运动中,上海经济学界几乎全军覆没,著名经济学家、复旦大学经济研究所所长沈志远自杀,周有光的一个学生王世璋也自杀了。

虽然离开经济学界半个多世纪,但周有光老人对现实问题依然保持着清醒的认识。在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他对中国经济的发展作出了自己的判断。在他看来,不存在“中国奇迹”,“没有奇迹,只有常规”,“中国要建立一个模式,我想可能性不是很大。”

《财经》:近年来,您提出社会发展的三大规律:经济,从农业化到工业化再到信息化;政治上,从神权到君权再到民权;文化,从神学到玄学再到科学。在您看来,现阶段的中国经济处于什么阶段呢?

周有光:在经济方面,中国已经进入工业化,同时进入信息化,但是水平非常低。中国的工业化是廉价劳动和外包经济,这是低水平的工业化。最近的“富士康事件”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工人一个月正常工作只能拿到几百块钱,生活都不够,工会不能保护工人的利益。你去看看英国工业发展史,富士康这样的企业跟英国最落后时代的血汗工厂差不多。

至于信息化,我们的信息化水平也是很低的。罗斯福讲四大自由,现在我们要超越“四大自由”的自由,第五大自由就是网络自由。

网络自由是头等重要的问题,中国还没有了解自由的重要,原来“四大自由”都没有,第五大更谈不上。全球化时代是透明化的,反对透明化就是逆历史潮流而动。苏联经不起透明,一透明就垮掉了,我们难道害怕透明吗?

《财经》:随着中国经济实力的增长,这两年不断有人鼓吹“中国模式”,认为中国为世界提供了一个榜样。您怎么评价所谓的“中国模式”呢?

周有光:据我看到的资料,关于“中国模式”国内外有两种讲法。第一种讲法,是社会主义国家发展经济的中国模式。中国原来是一个社会主义国家,搞计划经济,反对市场经济。后来放弃计划经济,实行市场经济,于是经济就发展了。还有人想模仿我们,越南模仿,也很成功。

第二种讲法,认为美国的民主模式不行了,美国在慢慢衰弱下去,要衰亡,中国的模式起来了,大国崛起嘛。这种说法鼓吹说,将来世界中国模式代替美国模式。那么我就找一找,哪个国家学习我们?没有。所以我想这不是真的。

中国改革不是一步一步走的,是半步半步走的,走了半步,大家已经很满意了。外国人研究中国的社会,认为中国已经发展到日本的明治维新时代,简单来讲,就是“半封建半资本”,在政治权力高度集中的制度之下发展经济。

《财经》:政治权力高度集中的制度之下也能够发展经济?

周有光:可以发展经济。归纳起来,有几种社会转型的现象是相似的。第一种是日本的明治维新,四大财阀垄断了日本的资源。第二种是苏联瓦解以后的俄罗斯,今天俄罗斯的大资本家都是苏联原来的官员。第三种是中国,叫做“翻牌公司”,“公营”一翻牌就变成“私营”了。第四种是印尼,苏哈托上台以后经济发展了,搞的是“裙带资本主义”。国外研究认为,这四种转型是同一个模型,都是原始积累。原始积累很难逃过。

《财经》:当前转型中的中国社会矛盾尖锐,贫富分化严重,有人说中国有堕入“权贵资本主义”的危险。您认同这种说法吗?

周有光:国内外部分研究者认为,中国不是有权贵资本主义的危险,而是已经进入权贵资本主义时代。权贵资本主义跟印尼的裙带资本主义、日本明治维新四大财阀是同一个类型,跟苏联官僚摇身变为大资本家是一个模式。俄罗斯学者写了很多文章,可惜我们很少能够看到。

《财经》:那么,权贵资本主义问题怎么解决呢?

周有光:不走民主道路是不可能解决的。专制,有野蛮专制,也有开明专制,走开明专制也可以解决一部分,但是不能彻底解决问题。本来苏联是一个集权模式,中国是学苏联的,许多国家学苏联的。学苏联最厉害的一个高潮,一共有40个国家走社会主义道路,今天还有几个呀?说明苏联这个模式失败了。中国要建立一个模式,我想可能性不是很大。中国的社会结构水平还是很低的。

最近新加坡李光耀发表了一篇很长的谈话,他说,中国是在起来,是在发展,也发展得很快,但是要追上美国,至少要30年,而且这30年美国不是站着不动的。中国是在发展,但是太乐观不行。我觉得李光耀讲得对。

《财经》:一百多年来,中国的现代化道路曲折,教训多多。您认为有哪些教训值得汲取?您理想中的现代化中国是什么样的?

周有光:最大的一个教训就是向苏联“一边倒”,苏联自己不是都垮掉了吗?

我理想的中国的未来是什么呢?我想,很简单,我们必须走全世界共同的发展道路,走这条道路,中国会发展;离开这条道路,中国受灾难。没有第二条道路、第三条道路可走。

《财经》:这些年出现的新情况,有些人觉得中国能够走出一条新路来,好像我们发展经济的方式还挺管用,我们不是创造“中国奇迹”了吗?

周有光:中国搞“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外国朋友开玩笑说,你们不是参加WTO了,有几个WTO?改革开放以后,新加坡大学邀请我去参加国际学术会议。新加坡大学规模不大,各方面非常好。空闲下来,我和一位英国教授到公园散步聊天,我问他,许多人说新加坡是一个奇迹,你是什么看法?英国教授告诉我,世界上没有奇迹,只有常规。什么叫常规呢?按照国际先进的先例来做,但是有一个前提条件,这个国家要是民主的,要是开放的,有这个条件就可以得到国际帮助。新加坡本来是马来西亚的一部分,后来被赶了出来,李光耀大哭,我们又小又穷,又没有人才,又没有资源,怎么建立国家呢?后来召集国际会议,说建设一个新国家很简单,没有就请求帮助。新加坡走民主道路,搞开放,很短时间就“起飞”了,成为“亚洲四小龙”之一。前些年大家都说“大国崛起”,我写了一篇文章叫《小国崛起》,新加坡就是典型。

从经济学上讲,不存在“中国奇迹”。没有奇迹,只有常规。

来源:财经网

【旧闻新知】热烈庆祝“美国国庆节”——《新华日报》7月4日社论

引用:

象征民主自由的日子

  今天是美国的独立纪念日,这是一个自由和民主的象征的日子,这是一个由人民的力量在世界上建立第一个共和国的日子。它的光辉不仅照耀着新大陆和旧大陆,而且照耀着几个世纪,直到今天,美国还是民主世界中最年青的向上的国家之一。”七月四日”,这日子代表着一个什么意义,包含着一种什么内容,美国人是不会忘记的。对于我们中国人民——一个正在以血肉争取民族独立和民主自由的民族——来说,也同样是值得体验、值得认识而且学习的。因为不管时代是怎样的不同,不管情形是怎样的相异,人类的任何进步事业和改革运动,尤其是人民的解放斗争,在它们的发展过程中是有其共通性的,那就是经过艰难困苦的斗争,迂回曲折的进展,以底于成功。其中发展的规律差不多总是一样的。

  七月四日,在美国有双重的纪念意义:一是一七七六年的七月四日,是北美大陆会议通过独立宣言,正式宣布独立的日子;另一是一七八八年七月四日费城举行大游行,庆祝接受新政府形式,准备次年春季新政府的成立。从独立宣言的公布到美国联邦共和国政府的成立,其间经过的时间达十二年之久,这十二年的时间,是美国人民与殖民政府以血肉相搏斗的时间,华盛顿率领了一批”衣衫褴褛而生虫”的乌合之众,屡进屡退,艰苦挣扎,濒于崩溃的有多少次。然而华盛顿终于胜利了,胜利的原因在什么地方呢?在于华盛顿的部队是争取人民解放的部队,是人民的部队。华盛顿所进行的战争是一种人民的战争,人民的战争是不可抗拒的。美国的革命军当时虽也得到法国的援助和鼓励,但是主要的胜利仍旧是革命军的,仍旧是美国人民的。美国的革命军不过是些”古怪的农民军”,然而他们胜利了,打退了殖民政府在数量上和武器上都占绝对优势的军队,理由很简单,只是在他们是一支要求解放要求独立的军队,是代表美国最大多数的人民利益的。人民的利益是不能违背的,人民的要求是一定要达到的。当时的殖民政府不了解这一点,以为这不过是少数人的”叛乱”,是可以用武力扑灭的。当一六七六年柏康领导的第一次反殖民政府的暴动失败以后,总督柏加利向他捉来的俘虏鞠了一躬,讥讽道:”杜鲁门先生,我很欢迎你,在半小时之内,你就要被缢死了。”可是他虽然得意洋洋的缢死了一个俘虏,而曾几何时,美国人民却起来缢杀了整个殖民政府。人民的力量是不可抗拒的,人民的解放要求是不能违背的,这两点在美国的独立革命历史中已经得到充分的证明,美国人民也应该永远相信这个真理。就因为这个基本的真理,产生出一个独立自由而民主强大的美国,这国家,直到今天还是民主世界中最年青向上的国家之一。

  年青的民主的美国,曾经产生过华盛顿、杰弗逊、林肯、威尔逊,也产生过在这一次世界大战中领导反法西斯战争的民主领袖罗斯福。这些伟大的公民们有一个传统的特点,就是民主,就是为多数的人民争取自由和民主。美国现在是反法西斯战争中联合国四大主要国之一,担负了彻底消灭法西斯、消灭侵略、建立世界永久和平安全的重大责任,从美国的革命历史,从美国人民爱好民主自由的传统精神,从美国人民的真正利益,我们深信美国将继续罗斯福的民主政策,不会忽视世界各处,尤其是中国人民的声音,人民的要求。

——《新华日报》社论 1945年7月4日

引用:

民 主 颂——献给美国的独立纪念日

  每年这一天,世界上每个善良而诚实的人都会感到喜悦和光荣;自从世界上诞生了这个新的国家之后,民主和科学才在自由的新世界里种下了根基。一百六十七年,每天每夜,从地球最黑暗的角落也可以望到自由神手里的火炬的光芒,——它使一切受难的人感到温暖,觉得这世界还有希望。从年幼的时候起,我们就觉得美国是个特别可亲的国家。我们相信,这该不单因为她没有强占过中国的土地,她也没对中国发动过侵略性的战争;更基本地说,中国人对美国的好感,是发源于从美国国民性中发散出来的民主的风度,博大的心怀。在中国,每个小学生都知道华盛顿的诚实,每个中学生都知道林肯的公正与怛恻,杰弗逊的博大与真诚。这些光辉的名字,在我们国土上已经是一切美德的象征。他们所代表的,也早已经不止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荣誉了。玛克吐温、惠特曼、爱玛生教育了我们这一代。是他们使年青的东方人知道了人的尊严,自由的宝贵;也是他们,在我们没有民主传统的精神领域里,筑起了在今天使我们可以有效地抗拒了法西斯思想的长城。这一切以心传心的精神道德上的寄与,是不能用数字和价值来计算的。中国人感谢着”美麦”,感谢着”庚款”,感谢抗战以来的一切一切的寄赠与援助;但是,在这一切之前,之上,美国在民主政治上对落后的中国做了一个示范的先驱,教育了中国人学习华盛顿、学习林肯,学习杰弗逊,使我们懂得了建立一个民主自由的中国需要大胆、公正、诚实。

  ……我们相信,这才是使中美两大民族不论在战时,在战后,一定能够永远地亲密合作的最基本的成因。我们离得很远。百十年来,我们之间接触着的也还不过是我们两大民族间的极少数极特殊的一部。但,我们坚信,太平洋是不会阻隔我们人民与人民间的交谊的。在患难中,我们的心向往着西方。而在不远的将来,当我们同心协力,消灭了法西斯蒂的暴力之后,为着要在战争上建立了一个现代化的中国,在科学的领域里更有待于盟邦的援助。在过去,民主润泽了我们的心;在今后,科学将会增长我们的力。让民主与科学成为结合中美两大民族的纽带,光荣将永远属于公正、诚实的民族与人民。

——《新华日报》1943年7月4日

引用:

美 国 国 庆 日——自由民主的伟大斗争节日

  今天是美国国庆日。1776年7月4日,美国人民在华盛顿、杰佛逊等民主主义伟大先驱的领导下,宣布了民族的独立。美国的独立是处于这样的历史条件:它不但代表美国的民族利益,而且代表美国的民主利益,代表美国要求自由的多数人民而与美国当时的保皇党——大地主、大商人、职业宗教家的集团相对立。这样,领导独立战争的华盛顿就不但完成了民族的任务,同时还完成了政治上、经济上的民主任务,而被选举为人类历史上破天荒第一次的民主共和国的第一个大总统了。同样,杰佛逊总统,不但是《独立宣言》的起草者,同时也是消灭大地主法案、思想自由法案、全民教育法案、禁止输入奴隶和限制奴隶法案的起草者。这个事实,就说明了美国独立运动的丰富历史内容,也就说明了美国为什么成为资本主义世界最典型的民主国;而且直到今天,也与社会主义的苏联成为民主世界的双璧。

  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这些社会主义的伟大思想家和行动家,对于美国的战斗民主主义及其在世界史上的进步作用,从来都是给予高度的评价的。美国的战斗民主主义有其光荣的历史传统,美国的独立不是垂手而得,是在8年的对外战争与更长期的对内斗争中完成的。列宁说,这是历史上”最伟大的、真正解放和真正革命的战争”之一;正因为如此,美国的民主派领袖杰佛逊和杰克逊,美国民主党的这两个创造者,在他们斗争中甚至被他们的政敌指为”共产主义者”和”赤化分子”。美国穷木工的儿子林肯,他所领导的黑奴解放战争被马克思称为”开始了劳动阶级兴起的新时期”。而在实际上,他与马克思所领导的美国共产主义者和欧洲共产主义者也是合作的,他曾委任美国的共产主义者担任他的军官。这样,他就更有理由被当时的反动派指为”共产主义”和”赤化分子”了,以至最后这些顽固分子竟然暗杀了他。美国的战斗民主主义不但在十八、十九世纪的独立战争和黑奴解放战争中产生了它的伟大代表人物,在二十世纪的反法西斯战争中也产生了它的伟大代表人物。毫无疑问的,今天美国以罗斯福总统、华莱士副总统为首的进步政治家和将领,就是这样的代表人物。尽人皆知,罗斯福总统和华莱士副总统,在国际关系上是竭力主张迅速开辟第二战场、坚决打击希特勒和日本军阀,联合苏联、援助中国,要求中国团结民主,把大西洋宪章的自由民主原则推行于全世界的;在国内关系上是竭力主张改善工人生活、保障工人与士兵权利、反对大资本家的垄断的。因些,和他们的先驱者一样,他们也受到国内的反动派、孤立派、顽固派及其国际应声虫所攻击。但是也因此,他们却得到了美国从开明资产阶级直到广大劳动人民的押护,得到了共产主义者的合作,得到了全世界的同情。当然,今天的时代异于华盛顿、林肯的时代,但是恰是这一点,格外加重了美国民主主义的意义和使命。如果华盛顿、杰佛逊、林肯等的主要事业是确立民主的美国,他们的活动范围主要是在国内;那么,今天的美国虽然在国内仍然需要进行极严重的斗争,这些斗争却是和国际的斗争不可须臾离的——美国已经成了世界的美国。在这一次全人类的英勇战斗中,美国在作为民主世界的兵工厂上,在作为第二战场的主要担负者和太平洋战争的最大担负者上,已经建立了不朽的伟绩。而在战后,为了确保世界的和平和民主化,美国显然也将居于举足轻重的地位。罗斯福总统、华莱士副总统的外交主张,是美、英、苏、中的战时团结和战后团结,是大西洋宪章和莫斯科、开罗、德黑兰会议的政策,这个外交路线是符合于美国利益、也符合于全人类利益的。我们中国不但在战时要求国际反法西斯的团结,以求得民族的独立,而且在战后也要求国际的和平合作,以推进国家的建设。所以,我们在庆祝美国国庆日的今天,深望罗斯福总统和华莱士副总统的这个外交路线,能够成为美国长期的领导路线。

  今天中国为民族独立、政治民主和经济民主的斗争,正和1776年的美国一样,中国的战斗民主派的已故领袖、就是美国人民所熟悉的孙中山先生,他的著名的口号就是林肯的口号:民有、民治、民享。但是非常可惜的,是国民党今天的一部分统治人士竟十分厌恶这个口号,如同他们在抗日战争的事业上怠工一样,他们直到美国民主共和国出现的一百六十八年后,还拒绝实行民主制度,并且学着希特勒的腔调,指斥这是已经落伍了的”十八世纪的学说。”他们的民族理论也是希特勒式的,他们否认中国各民族的存在,按照他们的术语,美国不但是英国的一个”宗族”,简直也可以是德国的一个”宗族”。这些都使中国各阶层各民族的团结受到严重的妨害。这种情况,使中国的”独立战争”,遇到远过于美国的困难。美国的独立战争在第八年上胜利了,而今天的中国,虽然得到了美国宝贵的援助,却由于国民党当局的反对民主,在抗战第八年的前夜还失去了几乎整个河南和大半个湖南,并且更大的危机还在前面。但是我们决不悲观。民主的美国已经有了它的同伴,孙中山的事业已经有了它的继承者,这就是中国共产党和其他民主的势力。我们共产党人现在所进行的工作,乃是华盛顿、杰佛逊、林肯等早已在美国进行过了的工作,它一定会得到而且已经得到民主的美国的同情。美国正在用大力援助中国的抗日战争与民主运动,这是我们所感激的。

  在庆祝美国国庆的今天,我们相信,与华盛顿、杰佛逊、林肯等过去的工作一样,与罗斯福、华莱士现在的工作一样,我们的奋斗只能得到一个结果——胜利。我们一定能团结中国一切抗日与民主的力量,配合同盟国,驱逐日本帝国主义出中国。七月四日万岁!民主的美国万岁!中国的独立战争和民主运动万岁!打倒日本帝国主义!

——《新华日报》1944年7月4日社论

引用:

为了人类

史 纲

  为了人类!为了人类!于是年轻的美国,升起了旗,吹起了号角,击响了战鼓,在新的土地上,新的天空下,结集了世界爱自由的人,开始实验着新政体,直到今天。古老的有宿疾的欧洲,早他六年就说了”自由、平等、博爱”,年轻的美国却从出世婴儿那时就实行了”民治、民有、民享”,她没有高高的巴斯蒂尔要攻打,她建立了高高的自由女神。

  只有一种历史——人类的历史,人类的结合——不是分离——的历史,年轻的美国一章又一章的写乔治·华盛顿写,杰弗逊写,林肯写,而惠特曼歌唱,如今是罗斯福在炉旁著述。我们该如何羡慕年轻的美国,像一个圆球的民主国家,能平滑地滚动,富于弹性的蹦跳,不象多边多角的法西斯统治。年轻的美国没有对人类失望,将来人要知道世界本是个圆球。

——《新华日报》1943年7月4日

引用:

真实的民主战士

·罗 泊·

  虽然美国是全世界最早的一个民主国家,但是要从美国开国史中去找寻关于民主主义的完全的理论,我们不免是要大失所望的吧。已成为民主主义的经典的《独立宣言》,内容是何等单纯,所谓”天赋人权”的说法,用今天的眼光去看,已不免会觉得太幼稚了。但是我们若真正的用历史的眼光,把自己也好象置身于十八世纪中叶的时代中间,那么我们一定会看到完全不同的景象的罢?我们可以看到一批真实的民主战士,他们是何等坚决,何等勇敢!他们的信念虽然单纯,但他们是何等顽强地坚守着他们的信念,而且大声地说出他们的信念,毫不含糊,毫无顾忌,而且在行动中贯彻他们的信念,再不掉头回顾一下。他们虽然说不出一套漂亮的理论,但一切学究的理论在他们的伟大作为之前岂不都是苍白可怜的存在了么?假如历史的运行究竟不是在纸面上,而是在实践中;假如民主主义并不只是一套自圆其说的理论,而是在实践中的信念、硬是非这样干不可的生活态度,那么我们不能不景仰这些在一百六十年前的从新大陆的”贱民”中站起来的民主战士。他们建造了新的天地,开创了新的历史;一直到今天,在全世界人类为反对法西斯、保卫民主而战的时候,我们还可以从他们所言所行中得到无限的鼓舞。美国的开国英雄共同持有一个信念,就是:人与人是生来平等的。关于这点,他们并没有引经据典,写出有系统的理论,而或许在他们看来也不必要做什么理论的说明,因为他们觉得这本是自明的道理。他们演讲,就讲这个信念;他们写小册子,写论文,就写这个信念;他们行动,就要在行动中贯彻这个信念;他们流血战斗,仍只是为了实现这个信念。脱离这个信念而生活,那就是说,不把旁人看做是和自己平等的人,或者忍受旁人不把自己看做是和他平等的人的待遇,——对于他们,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试摘录点当时美国独立战争中的英雄的话来,就可看出他们的信念是何等单纯而又何等执着。

  像年青的哈密尔顿(A·Hamilton)说:”人的神圣权利,绝不是从陈旧的字纸堆里找得出来的,而是用神圣的大手笔,好象用太阳的光辉一样,写录在人类的天性的全部中;那是永远不能被人间的权威所涂抹或者遮蔽掉的”。这是何等的坚信啊!

  霍布金(S·Hopkings)又说:”一个人倘若有服从他人意志的必要,他就真是那人的奴隶!他有个恶劣的主人,他固然是奴隶;他的主人,纵然善良,他也仍旧还是个奴隶”。这又是何等鲜明的昭告啊!

  美国革命时代的民主战士们就是这样地尊重着他的民主的理想,而又这样地判然划分奴隶与自由人的道路,绝没有徘徊中间的余地。因此,当时还有一个人说:”在唯一可憎的出路只是执役作卑贱的奴隶的时候,谁又能不去拿起卜鲁特斯(Brutus)的无情的刀,克林威尔(Cromwell)的鲜红的斧,或者拉瓦雅克(Ravaillac,刺死法王享利第四者)的血染的刀呢?”于是当时的十三州的殖民地的人民就毫不迟疑地拿起他们的刀斧,打了七年仗,争得了他们不做奴隶、而做自由人的地位。这一切看来真是再平易不过的了。

  但假如不是真心诚意地承认并尊重自己以及旁人做人的权利,那还有什么民主可言呢?所以在美国独立战争发动的那一年,有名的托马斯·潘恩(Thomas Paine)发表了一本宣扬民主观念最有力量、对革命的发生有直接影响的小书,这本书的题目不过是《常识》二字(Common Sence)。欧洲的王公贵族所视为毒蛇猛兽的民主主义,对他们不过是常识,因为那已浸透在他们的全部生命中了。在这小册中有这样一句警句道:”在上帝眼光里,一个诚实真挚的人,比古今所有的戴着冠冕的恶汉,对于社会还有价值些。”

  真正的民主战士,就不过是最诚实最真挚的人。独立战争的领袖,美国的开国元勋华盛顿就是一个最好的证明。小学教科书上的斫樱桃的故事是已经使我们知道的了。解放黑奴隶固然还是在独立战争后数十年的事,但独立战争中的人物如华盛顿和起草独立宣言的杰弗逊是已反对奴隶制度的了。因为这种制度显然和他们的信念不和。领导反对奴隶制度成功的林肯曾根据了独立宣言的精神而说:”方今是一个交换的世界,凡不愿给旁人做奴隶的人,就应当不愿以旁人做奴隶。凡拒绝旁人享用自由的人,自己也不应该享用自由;既然是立身在公平的上帝之下,这样的人纵然有了自由也绝无久享之理”。这正是说,压迫旁人的人自己也不能有自由,这是何等辉煌的真理啊。而林肯自己是出自于木匠的职业,和华盛顿同样是最”真诚恳”不过的人。就从这里面,我们可以看到真实的民主精神和真实的民主的战士。

——《新华日报》1943年7月4日